新京报客户端

好新闻 无止境

立即打开
对话宁浩:《红毯先生》娱乐圈桥段多到把自己“也扔进去”了
新京报 记者 周慧晓婉 郭延冰 编辑 黄嘉龄
2024-02-12 11:13
影片中有很多桥段都来自于娱乐圈,比如颁奖典礼上揭秘最佳男主角时,主持人误喊名字,让候选人紧张误会也陷入尴尬;比如疯狂的网红冲上红毯,搂着明星就开始拍照……这样的“敢拍”,让宁浩总被问到,这些桥段都是真实的吗?你这么敢拍不怕得罪人吗?

《红毯先生》是宁浩导演继电影《疯狂的外星人》(2019年)后,再一次进军春节档,也是电影《疯狂的石头》上映17年后,宁浩与《疯狂的石头》出品人刘德华的再度合作。只不过这次,刘德华除了做监制以外,还在大银幕上出演“自己”,而宁浩不但自导自演,还将与刘德华有大量对手戏。17年才等到一次,宁浩笑称:“回到梦想的起点吧,我特别想拍一个从未拍过的刘德华,至少大家没有见过他演自己吧!”


《红毯先生》一直被视为是今年春节档的“优绩股”。


《红毯先生》以影视行业题材为引,通过刘德华饰演的天王刘伟驰为拿奖拍电影在下乡体验过程中遭遇到各种荒诞的故事展开,扒开电影业和娱乐圈繁华的表象,最终落点在“沟通”的普世议题。如此大胆的题材选择,在宁浩看来,这是自己作为电影人必须拿出的态度,他认为是时候去探讨下沟通的问题;刘德华也坦露心迹,自己拍摄这部电影,产生了一种前所未有的神奇交错感,常常分不清自己是在拍戏还是在经历着某种真实的生活,他说:“这个戏里,我跟自己沟通,跟一部分的自己和解,还有的部分到现在都还没有答案。”作为春节档具有独特气质的优雅喜剧电影,宁浩称他心中“优雅”的定义就是要做“不强迫观众的电影,尽量把选择和思考的权利留给观众”。影片去年在平遥国际电影节放映后,宣传曾一度无所顾忌地谈论剧情,被问到会不会怕被剧透,他真诚地告诉新京报记者:“我不太担心剧透(笑),我一直觉得好看的电影,即使故事讲完了,观众还是会再去看。”


宁浩表示,他想拍《红毯先生》的初衷很“朴素”,就是想和刘德华拍戏。


【初衷】

就想和华哥拍戏,他唯独没演过自己


聊到《红毯先生》的创作初衷,宁浩表示理由很“朴素”,就是想和刘德华拍戏:“拍《疯狂的石头》的时候,华哥资助了我,当时想,那种故事让刘德华来演,似乎怎么都装不进去,这个想法已经搁置十几年。有一次华哥问我,‘我从40多岁都等到快60岁了,你还不拍我吗?’我其实也一直在思考,这些年我们在很多场合都遇到,他每次问我怎么拍,我都不好意思绕道走,后来我觉得刘德华从不缺项目,他似乎什么都演过了,各种职业的角色加身,唯独没有演过他自己。”


宁浩表示,他希望这部作品能够呈现为一部优雅喜剧。


在宁浩看来,现在短视频的时代,人人都可以通过社交媒体表达自己,记录生活,甚至可以说,短视频上,各行各业人拍摄的作品远远超越他对其他行业的理解与模仿,那就不如就拍自己,拍自己所在的圈子,拍这位“天王巨星”刘伟驰。“刘德华演明星,并且用一种极简的方式来尝试,拍他的身份和生活环境,并且他在演一个像自己,但又不是真的自己的人,这一定是很有意思的想法。我知道他会有些犹豫,但应该也非常想进行这次挑战,为了让他安心,让他知道我没使坏(笑),所以我们俩就平等地(分配),我来演导演,我把自己也扔进去,一起面对,要调侃就调侃我,要吐槽也吐槽自己。”宁浩这样说到开拍《红毯先生》的初衷,他希望这部作品能够呈现为一部优雅喜剧。有评论对此解读,优雅代表刘德华,喜剧代表宁浩,这是一次喜剧的全新尝试,但在宁浩眼中,这样的搭配其实一点也不新奇,“我跳到他的角度去想,他的世界或许和一般人不太一样,明星应该是一个很优雅的阶层,可能不会像‘疯狂’系列那么聒噪,需要静下来体验他的那个世界,极简主义更适合他,优雅地喜剧化,优雅地思考一些问题。”


【戏中戏】

片中很多桥段来自娱乐圈,真假莫辨


因为要创作一部优雅的喜剧,宁浩一改往日疯狂系列的“沸腾”和“躁动”,选择“沉淀”下来,用了足足三年时间构思剧本。影片中有很多桥段都来自娱乐圈,比如颁奖典礼上揭秘最佳男主角时,主持人误喊名字,让候选人紧张误会也陷入尴尬;比如疯狂的网红冲上红毯,搂着明星就开始拍照;再比如明星为了角色真正到农村体验生活,但是周围总是有一票助理,带几十个行李箱把原本很差的环境“打理好”;又例如明星有了婚姻情感,四处吩咐家人保密……这样的“敢拍”,让宁浩总被问,这些桥段都是真实的吗?你这么敢拍不怕得罪人吗?“人是真实的,你一定要问真实程度是多少,我可以说100%的真实,也可以说100%的不真实。就要看你探讨的维度,里面的场景都有可能发生,也都有可能不存在,艺术其实就是这个样子。事实上,刘德华是一个太独特的存在,我在写这个剧本的时候就要抓住他的特征,他努力,他完美,但世界上没有一个人会说我这辈子就不生气,没有一个人说我没有七情六欲。所以人性是一致的,只是放在不同语境里会表现得不一样,于是我就用这种真实的想法贴近刘德华,再去创作刘伟驰这个虚拟的符号,构建电影里这个虚拟的世界。”


《红毯先生》中的网红冲上红毯等桥段都来自娱乐圈。


宁浩说,《红毯先生》讲述的核心问题还是关于沟通,不同视角的人在一起总会发生各种各样的冲突,大家虽然进行了沟通,但都沟通不了,就在那互相吵架,“本来两边打起来了,吵得乱七八糟,结果出了另外一件事,混乱就解决了,这事变得不重要了,因为别的事又出来了,这个世界往往是这么乱套的。”有意思的情节同样发生在片场,因为电影中的剧组演员几乎就是真实剧组里的人,把“戏中戏”做到极致的同时也让拍摄充满了难度,宁浩笑着说:“大家裹在一起演,出现的问题就是大家都分不清楚到底是在演戏还是在拍摄。经常喊卡的时候,摄影师也不知道究竟该不该卡,这次拍摄真的挺混乱的,我(在片中出演导演)在演看监视器的戏的时候,总想着这个演员该入画了,怎么还没来?才反应过来原来这个演员是我,就只能立马跳过去,就挺多类似这样的乌龙情况的。”


【对话】

电影不是为了给答案,而是照镜子


新京报:电影中生动重现了娱乐圈颁奖礼现场,还有梁家辉、杨千嬅等人的客串,这是如何拍摄的?

宁浩:红毯场景是真实重新呈现的,组织大家还原了一下,当时我们在深圳拍,就看谁在广东拍戏,“摇人”来一下,帮帮忙。


新京报:刘德华的银幕经典镜头很多,为什么偏偏要他重现1991年电影《五虎将之决裂》中的耍枪动作?他现在还原这个动作还需要练习吗?

宁浩:小时候就觉得《五虎将之决裂》里的耍枪,是特别刘德华的时刻,还有《天若有情》里骑摩托车的样子,有几个时刻是让人印象特别深刻的。但耍枪动作是最贴近这个电影的。并且很逗的是,以前刘德华耍枪都是在动作戏时刻或者枪战时刻,这次这个枪却成为拍短视频的道具,这就很逗。他绝对是需要重新练一遍的,因为每把枪的重量不一样,他需要重新掌握,他真的很敬业,一遍又一遍地练,还是像当初一样,耍得特别好。


《红毯先生》中有刘德华致敬当年《五虎将之决裂》里的耍枪镜头。


新京报:片中打资方的那场戏几乎是引发全场爆笑,你这样拍,不怕现实中的资方不满意?

宁浩:还好吧!资方有好的,有不好的,不都是电影里这样的。我倒觉得更关键的问题在于,我们经常受到资本的影响,很多压力其实不来自于外部,更多是内心的欲望。你内心在想我要票房,我也要电影。每个人都会有这种挣扎,尤其现在很多年轻导演身上就有,我到底选择票房还是去电影节,票房不成功我就没戏了,但实际上,他们是自己内心的价值观斗争,把它外化出来就是想要揍资方(笑),不过,这也许是对我自己的愤怒。


《红毯先生》中不乏调侃资方的桥段。


新京报:电影在现实和虚构中穿插,也生动融入了很多梗和桥段,这些对你来说似乎是信手拈来,那你这次面临什么挑战?

宁浩:整体来说还好,但我也稍微有点拿不准,不知道观众能否接受这个节奏。我其实想做一种极简主义电影的探索,其实欧美电影、北欧电影,在这方面做得比较多。这类电影我最初的时候做过两部,比如《香火》和《绿草地》,后面就走到现在了,因为这次镜头数量非常少,400个镜头左右,比如以前拍《疯狂的赛车》都是2000多个镜头,到了《疯狂的外星人》更是压缩了很多东西,非常复杂。这次就弄得非常简单,我怕这个东西观众可能会觉得有点懵,或者不太接受,因为或许和观众想象的不一样。


新京报:《红毯先生》去年在平遥电影展首映时,大家的接受度挺高,毕竟这是电影创作上的一次创新,也拍出了大家没有看过的刘德华。

宁浩:是的,但影片呈现确实也跟观众想象的可能不太一样。比如看宁浩“疯狂”系列的,比如习惯看刘德华电影的,大家想象影片是有娱乐精神的作品,刘德华很帅、很有型,但《红毯先生》确实打破大家之前惯有的思维。


宁浩:“电影不是为了给答案,电影其实是照照镜子”。  新京报记者 郭延冰 摄


新京报:电影给了一个完全没想到的结局,好像这些问题都解决不了,但这种骨感非常真实,这是最开始就设定好了的吗?

宁浩:电影不是为了给答案,电影其实是照照镜子,怎么好看,镜子说了不算;解决不了,你也只有自己想办法修正自己,另做一些选择。事实上,以前有一个确定的结局,但我还是很任性地把它剪掉了(笑)。我觉得现在这个是真实的,每个人的人生都挺艰难的,大家都不容易,我们在寻求沟通,最后,他(刘伟驰)好像也知道自己有问题了,但又有什么用?已经发生了,要改变,要沟通都没什么用了。


新京报:所以当刘伟驰特别无奈地大喊“勤奋有错吗?”电影是想重新定义下努力的意义吗?你通过这部作品最终想表达什么?

宁浩:这个世界,如今各种事情都在发生调整和变化,比如像我们曾经都认为特别正确的价值观,但在今天它存疑了。以前他亲自上阵拍戏是敬业,现在却有了不一样的解读;以前追求躺平,现在追求躺赢,四处都有很多冲突和争斗,网络上舆论嘈杂,其实都是沟通的问题。有时候我们的表达其实是无效的,如果每一个人出现了问题,那么出来解释或者澄清有用吗,没有效的。沟通困难的本质是每个人都有自己的主见,大家都站在自己的立场上,会自然地带着一种傲慢,总认为“我才棒,你是错的,你要听我的”。大家都有这种想法,那就没法沟通。所以每一个人都是刘伟驰,都会有类似的困惑,重点是要知道如何换位思考。


新京报记者 周慧晓婉

编辑 黄嘉龄

校对 刘越

展开全文
全文
0字
您已阅读
%
打开新京报APP 阅读更多精彩资讯
相关专题

春节档热辣滚烫,过龙年笑语迎新

相关推荐
人物丨非典型艺人袁立:不在乎别人的评价
时事

新京报新闻报料电话:010-67106710 (24小时)

新京报报料邮箱:67106710@bjnews.com.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