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京报客户端

好新闻 无止境

立即打开
“政治素人”当选总统,阿根廷将走向何方?
新京报 记者 谢莲 编辑 张磊
2023-11-20 19:32
米莱有“阿根廷特朗普”之称。

53岁的哈维尔·米莱是阿根廷知名经济学家,他出版了多部经济学著作,由于经常接受采访,更是阿根廷的电视红人。

 

从政之后,因为出格的言论和极端保守的政策倾向,米莱被外界称为“阿根廷特朗普”“阿根廷博索纳罗”。特朗普和博索纳罗分别是美国和巴西的前总统,两人都是极右翼政客的代表。

 

如今,米莱即将成为阿根廷新一任总统。在11月19日的阿根廷总选举第二轮投票中,作为极右翼选举联盟“自由前进党”候选人的米莱击败中左翼执政联盟祖国联盟候选人塞尔希奥·马萨,赢下本届阿根廷总统选举。他将于12月10日正式就职,任期4年。

 

阿根廷目前面临着高达140%的年通胀率,全国大约40%的人口处于贫困状态,经济衰退风险不断加剧。面对重重挑战,有着经济学背景的米莱提出了一系列激进的改革措施,但他到底会将阿根廷带往何方,存在很大的不确定性。

 

“政治素人”当选总统

 

米莱1970年10月出生于阿根廷布宜诺斯艾利斯,此前长期活跃于经济学界及媒体,是阿根廷当之无愧的电视红人。

 

在政治领域,米莱可以说是一名“外来者”,他的从政之路相当短暂。2020 年,米莱加入“自由前进党”,开启了政治生涯。2021年12月,他首次当选阿根廷国会众议员,代表布宜诺斯艾利斯市选区。

 

仅仅两年之后,米莱成为炙手可热的总统候选人。在今年10月22日举行的阿根廷总统选举中,米莱获得了29.99%的选票位列第二,和排在首位的马萨一起进入第二轮投票。马萨的得票率为36.78%。

 

11月19日,阿根廷举行总统选举第二轮投票。阿根廷国家选举委员会19日晚公布的数据显示,在对99%的选票统计后,米莱获得了55.7%的选票,现任经济部长马萨获得44.2%的选票,米莱成功当选阿根廷新一任总统。美联社指出,这是阿根廷自1983年恢复民主选举以来,总统选举中得票率差距最大的一次。

 

“阿根廷人选择了另一条道路。”马萨当晚承认败选,他表示自己已经致电米莱恭喜他胜选,“从明天开始,(为阿根廷)提供稳定的责任属于米莱。”

 

当地时间2023年11月6日,阿根廷科尔多瓦,阿根廷总统候选人马萨进行竞选活动。图/IC Photo

 

在中国现代国际关系研究院拉美所副研究员陈晓阳看来,米莱作为一个“政治素人”能够当选阿根廷总统,一个主要的原因就是他的竞争对手马萨不得人心。

 

“阿根廷目前面临着严峻的经济问题,而米莱的竞争对手马萨是现任政府经济部长,他去年上台后并未实现控制通胀、缓解经济衰退的承诺,因此民众对现任政府已经失望了。”陈晓阳对新京报记者表示,在阿根廷有一句话叫“宁选魔鬼,不选马萨”,由此可见民众对马萨的不满有多深。

 

实际上,米莱打造的“人设”符合了许多阿根廷民众的期待。“米莱进入政坛比较晚,但他凭借自己经济学家的背景提出了一系列大刀阔斧的经济改革举措,这给了很多深受经济危机影响的民众以希望。”

 

当地时间11月19日晚,在布宜诺斯艾利斯的街道上,司机们鸣响了喇叭,许多米莱的支持者走上街头欢呼庆祝。在米莱竞选总部外,他的支持者们更是欣喜若狂。米莱尤其受年轻人的喜爱,许多年轻人将他视为阿根廷的未来。

 

21岁的学生埃弗拉因·维韦罗斯从萨尔塔省来到布宜诺斯艾利斯庆祝胜利。他对路透社表示,“我们来这里是为了庆祝这一历史性的胜利……米莱代表着改变。如果是马萨(当选),我们没有未来。如今我们的未来回来了。”

 

此外,陈晓阳认为,米莱胜选还有一个现实原因,那就是在总统选举首轮投票中被淘汰的中右翼候选人帕特丽夏·布利里奇后来宣布支持米莱,由此导致米莱在第二轮投票中选票大幅增加。

 

在第一轮投票中,中右翼选举联盟“合力变革”联盟候选人、前国家安全部长布利里奇获得大约23.8%的选票,位列第三。她在落选后宣布支持米莱,因为阿根廷“需要变革”。

 

重建阿根廷的雄心

 

“阿根廷的衰落走向结束,今天,阿根廷的重建开始了。”当地时间11月19日晚,米莱在首都布宜诺斯艾利斯的竞选总部对他的支持者说,“今晚对阿根廷来说是历史性的一夜。”

 

米莱胜选演讲中承认,阿根廷面临着一系列的危机。“我们面临着一系列巨大的问题:通货膨胀、工作机会不足、贫困。局势非常严峻,已没有空间实施温和的折衷之法。”米莱说。


“米莱上台后将面临一系列挑战,其中最突出的无疑是缓解经济衰退,这是当前阿根廷面临的最主要的一个问题。”陈晓阳表示。

 

据英国《卫报》报道,阿根廷目前的年通胀率高达140%,该国4500万人口中大约40%处于贫困状态。除此之外,阿根廷政府和央行金库空空,还面临着国际货币基金组织440亿美元的债务。

 

面对这一系列问题,米莱承诺采取“根本性的改变”,以解决阿根廷面临的“悲剧性现实”。他提出了一系列激进的改革措施,包括关闭阿根廷中央银行、结束货币管制、用美元取代阿根廷官方货币比索、关闭十余个政府部门等。

 

当地时间2023年11月19日,阿根廷布宜诺斯艾利斯,米莱在赢得阿根廷总统决选后热情回应支持者。图/IC Photo

 

英国广播公司(BBC)指出,在当前的阿根廷,米莱胜选证明了一点,那就是阿根廷人对于传统的政治和经济灾难已经厌倦,他们希望尝试一些新东西来让他们的生活变好。

 

“米莱(代表着)新东西,他身上有些未知的东西,也有些可怕的东西,但是时候翻到新的一页了。”31岁的餐馆员工克里斯蒂安在投票给米莱时如此说道。

 

30岁的送货员弗朗西斯科·希门尼斯对于米莱当选感到开心,他表示,他知道这个结果可能会让阿根廷比索进一步动荡,从而导致更多的经济阵痛,但“我不认为除了相信他还有其他选择,目前的局势已经非常灾难了”。

 

米莱的反对者则对这一结果表示震惊和沮丧。据《卫报》报道,许多人认为米莱过于反复无常、不可预测,此外他提出了许多激进的政策理念,包括反对堕胎、放松枪支管控、允许器官出售合法化等。

 

42岁的老师苏萨娜·马丁内斯将票投给了马萨,她对路透社表示,“米莱的政策吓到我了。”


但事实上,陈晓阳认为,米莱虽然提出了很多激进的政策,但这些政策很难全面落实,“米莱虽然胜选,但实际上他的执政根基非常薄弱,目前国会还是被传统的左右两党把持,米莱在国会里的力量非常弱小,支撑不起他实现自己的一系列偏激政策。”

 

据路透社报道,阿根廷国会目前非常分裂,没有哪个单一的联盟有多数议席,这意味着米莱需要获得其他派系的支持,以推进自己的政策议程。

 

陈晓阳指出,米莱若是把自己的政策原封不动地提交国会,大概率无法通过,“除非他把过于激进的政策扭转得温和一点,才有可能争取到足够的支持加以落实。”

 

将阿根廷推入未知

 

美国前总统特朗普和巴西前总统博索纳罗对米莱的当选表示了祝贺。特朗普19日在其社交媒体平台“真实社交”上发文祝贺米莱,称“我为你感到自豪。你将改变你的国家,真正让阿根廷再次伟大!”

 

博索纳罗在竞选期就曾表态支持米莱,他还表示会参加米莱的就职典礼。19日,博索纳罗在社交媒体上表示,“希望再次在南美闪耀”。

 

巴西现任总统、左翼政治人物代表卢拉的表态则相当克制。他在社交媒体上表示,“民主是人民的声音,必须得到尊重。我希望阿根廷下一届政府取得成功。”他并未提及米莱的名字,称“巴西将始终愿意与我们的阿根廷兄弟合作”。

 

哥伦比亚左翼总统佩特罗则明确表示,阿根廷的总统选举结果“对拉美来说是悲伤的”,“新自由主义已无法回应人类当前面临的问题。”

 

“米莱的胜选对于拉美地区的地缘政治会有一定的冲击。”陈晓阳指出,拉美近几年出现了“向左转”的趋势,包括巴西、秘鲁、智利等国家都迎来了左翼总统,但极右翼生长的土壤一直存在。“尤其是在面临着经济衰退的情况下,极右翼势力比较容易崛起。”陈晓阳说。

 

事实上,许多专家认为,米莱当选会给阿根廷带来极大的不确定性。“米莱比博索纳罗和特朗普更加过分且不稳定,因此他掌权后会做出什么具有高度不确定性。”研究全球极右翼的阿根廷历史学家费德里科·芬切尔斯坦在19日的选举前表示。

 

美国智库威尔逊中心阿根廷项目负责人本杰明·格丹认为,阿根廷此次选举“充满了绝望的味道”,对于很多人来说,这是一场“巨大的赌博”,“如此激进且缺乏经验的政治局外人当选总统,将阿根廷推入了未知的领域。”

 

路透社指出,一些阿根廷人将这场大选视为“矮子里面拔将军”的一次选择,马萨和米莱都有令人担忧的方面:有人对马萨及其政党应对经济危机不力感到愤怒,也有人担忧米莱的经济“药方”会带来阵痛。

 

格丹认为,若是米莱彻底改革阿根廷经济的尝试失败了,将给阿根廷带来巨大的风险,届时大规模的社会动荡、全国性的罢工等或许都无法避免。

 

在对外方面,米莱曾多次对抨击卢拉,他还表示将切断与巴西和中国的关系。但在陈晓阳看来,中国和阿根廷的关系不会有大幅度偏离轨道的变化。

 

“中国多年来一直是阿根廷第二大贸易伙伴和最大农产品出口市场,两国之间的紧密联系是客观存在的,而且已经持续了很长时间,不会因为米莱的一些表态就受到根本影响。”陈晓阳称,“从务实的角度来说,阿根廷需要中国这个伙伴,米莱的执政团队里也会有很多务实派的人,不会允许米莱将中阿关系彻底搞僵。”

 

中国外交部发言人毛宁在11月20日的例行记者会上对米莱当选表示祝贺。她表示,中方始终从战略高度和长远角度重视中阿关系发展,愿同阿方一道,延续中阿友好,以合作共赢助力各自发展振兴,推动中阿关系行稳致远,更好造福两国人民。

 

新京报记者 谢莲

编辑 张磊 校对 刘越

来阅读我的更多文章吧
谢莲
新京报记者
记者主页
展开全文
全文
0字
您已阅读
%
打开新京报APP 阅读更多精彩资讯
相关推荐
文在寅执政的最后一天
国际
新闻8点见丨天舟四号货运飞船发射任务取得圆满成功
时事
专访崔洪建:法国大选不会冲击中法关系,法国应引领中欧关系发展
国际
冲突各方暂时停火,也门7年内战会就此终结吗?
国际
巴基斯坦再出一位“谢里夫总理”
国际
专访巴基斯坦前驻华大使:中巴关系经过时间考验,不可替代
国际
法国总统选举拉开帷幕,五大焦点引关注
国际
“你是什么型”:MBTI测试何以引发社交狂欢?
文化
专访中国前驻韩国大使邱国洪:尹锡悦会务实对华并谨慎行动
国际
青瓦台:从权力中心到“市民公园”?
国际

新京报新闻报料电话:010-67106710 (24小时)

新京报报料邮箱:67106710@bjnews.com.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