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京报客户端

好新闻 无止境

立即打开
开局不利,德桑蒂斯挑战特朗普胜算几何?
新京报 记者 谢莲 编辑 张磊
2023-05-25 15:12
44岁的德桑蒂斯和76岁的特朗普,成共和党初选最大竞争对手。

德桑蒂斯的2024总统竞选之路开端有些戏剧性。他原计划在和推特首席执行官埃隆·马斯克的一场线上音频对话中官宣参选,但由于技术故障,直播多次中断,最后推迟了25分钟才正式开始。而这时候,等待官宣的网友已经跑了一半。

 

多家美媒称这是一场“灾难性”的竞选官宣活动,但德桑蒂斯还是按照计划在直播中宣布了参选的消息:“我将竞选美国总统,带领我们伟大的美国复兴。”他表示,“我们应该选择一个新方向,走一条通向美国复兴的道路。”

 

44岁的罗恩·德桑蒂斯是美国佛罗里达州州长,长期以来被视为前总统特朗普再次入主白宫的党内“最大竞争对手”。作为共和党的“政治新星”,年轻、活力且没有明显政治污点的他和现已76岁、官司缠身的特朗普形成了鲜明的对比。但分析认为,德桑蒂斯要挑战特朗普,却并非易事。

 

“借势”推特变“灾难”

 

德桑蒂斯加入2024年美国总统大战在大部分人的意料之中,但他选择在推特平台上宣布这一消息,却出乎一些人的意料。

 

美国有线电视新闻网(CNN)指出,德桑蒂斯通过推特平台宣布参选的消息表明,他迫切希望赢得马斯克支持,从而进一步击败特朗普,赢得2024年共和党初选提名资格。美国全国公共广播电台(NPR)则直指,德桑蒂斯此举可以说是对特朗普的一种刺激。

 

2021年1月6日的国会山骚乱后,特朗普被推特“封杀”,直到马斯克接手推特后才恢复了其账号。但特朗普一直未回归推特,反而利用自己创立的“真实社交”(True Social)平台发声。

 

德桑蒂斯则借机让自己成为马斯克耳旁“最大的声音”。消息人士透露,过去几周来,德桑蒂斯竞选团队都在和马斯克进行沟通。其间,马斯克曾暗示他不认为特朗普能够重新入主白宫。“他(马斯克)只对未来感兴趣、对再次获胜感兴趣。”那名消息人士表示。

 

德桑蒂斯和马斯克的关系可以回溯到2021年初,当时两人共同参加了得克萨斯州的一场内部聚会。两人还有一个共同的好友、企业家戴维·萨克斯。萨克斯是共和党的重要捐助人之一,也是德桑蒂斯的公开支持者。与此同时,他也是马斯克的内部人士之一,在和推特相关的事务中给马斯克提供了建议。

 

5月24日晚的推特音频直播,正是由萨克斯主持。据美联社报道,在遭遇技术故障后,萨克斯努力“救场”:“太多人加入我们了,导致服务器有点崩溃,这是个好的迹象。”但技术故障的影响很直接,最初大约有30万推特用户参与这场直播,但正式开始时大约只剩10万人。

 

当地时间2023年5月24日,美国伊利诺伊州芝加哥,德桑蒂斯准备与马斯克在推特上开展音频对谈。图/视觉中国

 

德桑蒂斯的党内竞争对手们显然不会放过这个机会。特朗普高级顾问克里斯·拉希维塔评价称:“毫不意外,这是一场灾难。”美国前驻联合国大使、南卡罗来纳州前州长妮基·黑利超级政治行动委员会的战略师马克·哈里斯则称:“失败的软启动,失败的官宣,我们期待罗恩·德桑蒂斯失败的竞选。”

 

在这场直播之前,多家美媒称,和马斯克的密切关系可能会成为德桑蒂斯的一大助力。他选择在和马斯克对话时宣布竞选的消息,某种程度上也是借势马斯克,因为马斯克在推特上拥有超过1.4亿的庞大粉丝群。

 

2022年,马斯克曾公开表示,若是德桑蒂斯竞选总统,他会支持他。但本周二在谈及自己和德桑蒂斯即将举行的对话时,他表示这并不意味着自己正式支持德桑蒂斯竞选。“目前我不准备支持任何某个参选人,但我对于推特成为某种(用于举办公共活动的)市政广场很感兴趣。”马斯克如此表示。

 

马斯克和德桑蒂斯。图/视觉中国

 

然而,德桑蒂斯竞选团队认为,马斯克参与了德桑蒂斯宣布竞选的活动,这是他支持德桑蒂斯的明显信号。

 

也有分析认为,即使马斯克没有明确表态支持德桑蒂斯,他的此次活动也让他以及推特公司比其他任何科技巨头都更深地卷入到2024年总统选举大战中。对于德桑蒂斯而言,这既是助力,也可能带来风险,因为马斯克本人也曾多次卷入到争议性言论之中。

 

事实上,德桑蒂斯在和马斯克的直播活动前就在推特平台上官宣了这一消息,同时发布了一则竞选视频。当天,他还向联邦选举委员会提交了竞选材料,完成了参加2024年总统竞选的各项必要动作。

 

“大战”迪士尼引争议

 

如果说推特可以成为德桑蒂斯的“助力”,那么另一家企业迪士尼则可能成为德桑蒂斯竞选路上的一大阻碍。作为佛罗里达州州长的德桑蒂斯,和佛罗里达州最大的雇主迪士尼之间的“战争”已持续一年有余。双方从最初的口头争论走向了法庭挑战,目前仍未有结果。

 

事情缘起于去年。2022年3月,德桑蒂斯签署了一项被批评人士称之为“不要说同性恋”(Don’t Say Gay)的教育法案,禁止佛州公立学校在幼儿园至小学三年级开展任何关于性取向、性别认知等方面的课堂教学。

 

这项法案得到保守派人士的支持,但遭到性少数群体(LGBTQ)活动人士以及一些学校教师的强烈指责。迪士尼也加入辩论,时任迪士尼首席执行官鲍勃·查佩克数次公开批评这项法案。

 

对此,德桑蒂斯强势回应:“如果迪士尼想要发起战斗,他们找错了人。”在接受福克斯新闻采访时,德桑蒂斯嘲讽迪士尼公司是“政治正确的迪士尼”(Woke Disney)。今年4月,佛州教育委员会甚至投票扩大了这项法案的覆盖范围,禁令涵盖了小初高所有年级。

 

当地时间2023年4月17日,美国布埃纳维斯塔湖,德桑蒂斯出席新闻发布会。图/视觉中国

 

除此之外,佛州议会去年4月还通过法案,将取消迪士尼在佛州的“自治权”。据《纽约时报》报道,迪士尼公司在佛州奥兰多拥有一片面积达2.5万英亩的土地,名为“芦苇溪改良区”。自1967年起,迪士尼在这片土地上拥有一定自治权,基本上可以像县政府一样发挥作用。有专家称,这一特殊地位每年可为迪士尼节省数百万美元的税收及其他支出。

 

虽然今年2月佛州议会决定保留迪士尼的自治,以避免影响该地区的债务和其他服务,但增设了佛州中部旅游监督委员会,委员会成员由德桑蒂斯任命。这事实上限制了迪士尼在当地的“自治权”。

 

迪士尼随后于4月对德桑蒂斯发起联邦诉讼,指控他将州政府武器化以对迪士尼展开政治报复。德桑蒂斯则于5月在州法院反诉迪士尼,双方“战火”愈燃愈烈。

 

5月18日,就在德桑蒂斯被曝即将官宣参选2024的前一周,迪士尼宣布放弃投资近10亿美元在佛州建设新企业园区的计划,这个项目原本将给佛州带去2000多个工作岗位。迪士尼并未直接指责德桑蒂斯导致计划破产,仅称“商业条件发生变化”。

 

但CNN指出,迪士尼和德桑蒂斯的龃龉引发了多重政治反响。一方面,这可能会在德桑蒂斯宣布参选前,让他陷入更大的舆论争议之中。另一方面,这也为其他共和党参选人提供了机会,他们可以借此抨击德桑蒂斯为了政治利益损害经济发展和就业机会。

 

特朗普竞选团队此前就曾表示,德桑蒂斯“陷入了陷阱”,预测他会输掉和“米老鼠”的对峙。其在声明中强调,特朗普在任期间被称为“(创造)工作的总统”,暗指德桑蒂斯导致选民失去就业机会。

 

“红州美国”州长

 

“德桑蒂斯宣布参选后,共和党内主要的参选人基本确定。”中国现代国际关系研究院美国所副研究员李峥在接受新京报记者采访时表示,“而德桑蒂斯的竞选优势很明显,他年轻、有干劲,也有一定的从政经验,目前可以说是共和党新生代的代表性政治人物。”

 

德桑蒂斯1978年出生于美国佛罗里达州,具有意大利血统。他在耶鲁大学获得历史学学士学位,后又在哈佛大学获法学博士学位。其间,他还加入了美国海军,并跟随部队前往伊拉克参与作战。

 

2012年,德桑蒂斯当选美国国会众议员,正式开启了他的政治生涯。此后,他接连于2014年、2016年获得连任。2018年,德桑蒂斯在特朗普的支持下成功赢得佛罗里达州州长选举。

 

当地时间2022年11月8日,美国佛罗里达州,德桑蒂斯和妻子凯西·德桑蒂斯以及他们的孩子参加选举之夜派对。图/视觉中国

 

“德桑蒂斯的从政经历非常干净,或者说非常符合美国传统的价值观。”李峥表示,“高学历、有部队经历、有竞选经验、家庭和睦……这些都是传统共和党选民非常喜爱的标签。他本人也几乎没有明显的政治污点,这在共和党参选人内是比较少见的。”路透社曾评论称,44岁的德桑蒂斯或许比76岁的特朗普更能代表共和党的未来。

 

除此之外,李峥认为,德桑蒂斯的政治理念介于共和党主流和特朗普主义之间,这让他既能吸引部分共和党中间派的支持,又能吸引到共和党偏右翼选民的支持。“在一些涉外、涉国家安全的重大议题上,德桑蒂斯比特朗普要理性很多;但在共和党偏右翼选民关心的议题上,他有时候比特朗普走得更远。”

 

在新冠疫情大流行期间,德桑蒂斯成为拒绝佩戴口罩、反对强制接种疫苗的代表性人物,他多次公开批评美国顶级传染病专家、特朗普政府和拜登政府的新冠疫情应对负责人安东尼·福奇。佛州前州长杰布·布什前助手贾斯汀·赛菲称,“他(德桑蒂斯)对疫情的应对让他迅速成为‘红州美国’的州长。”美国共和党的代表色为红色,民主党的代表色为蓝色。

 

德桑蒂斯在佛州推行的一系列立法工作也让他成为右翼保守派的一个代表。在担任佛州州长期间,他推出多项立法,包括更加严格的移民法、对学校多样性教学进行限制、允许人们在没有许可证的情况下携带隐藏武器、几乎全面禁止女性堕胎等。

 

当地时间2023年3月30日,美国佐治亚州士麦那,德桑蒂斯在全国最大的枪支商店的一次全国巡回售书活动中发表讲话。图/视觉中国

 

在这样的背景下,德桑蒂斯在2022年11月的中期选举中以压倒性优势成功连任佛州州长。一时之间,德桑蒂斯成为共和党内风头无两的政治人物,福克斯新闻甚至称之为“共和党新领袖”。

 

中国社科院美国所研究员刘卫东在接受新京报记者采访时表示,德桑蒂斯在共和党内的优势很明显,他年轻、有冲劲儿、没有明显的“黑历史”,和特朗普形成了鲜明的对比。也因此,德桑蒂斯得到了共和党内建制派的支持,因为他们非常不喜欢特朗普。

 

德桑蒂斯拖到如今才正式宣布参选,可能就是在酝酿自己该采取怎样的竞选策略,才有可能击败特朗普赢得共和党提名。事实上,刘卫东认为,德桑蒂斯面临着一个困境,即在特朗普的理念主张仍受党内支持的背景下,他要提出和特朗普不一样的主张已没有很大的空间,但要是延续特朗普的主张,又没有明显的竞争优势,反而容易被特朗普嘲笑攻击。

 

从德桑蒂斯的执政经历来看,他的政治主张与特朗普类似,都是走右翼保守派路线。但刘卫东指出,特朗普的基本盘非常稳固,他主要也是靠民粹主义主张维持自己的影响力,因此德桑蒂斯要挑战特朗普并非易事,而且作为主要的竞争对手,他必然会承受来自特朗普的重点打击。

 

德桑蒂斯的胜算

 

德桑蒂斯宣布竞选的两天前,美国国会参议院唯一的非洲裔共和党人蒂姆·斯科特刚刚宣布参选。57岁的斯科特来自“红州”南卡罗来纳州,他于5月22日在家乡北查尔斯顿正式宣布参加2024年总统选举。

 

距离2024年总统选举还有一年半的时间,共和党内已有多人宣布参选。第一个正式宣布参选的是特朗普,他在去年中期选举期间宣布参选。紧随其后是妮基·黑利,她于今年2月宣布参选。

 

印度裔企业家维维克·拉马斯瓦米也于今年2月宣布参选,前阿肯色州州长阿萨·哈钦森则于4月2日正式宣布加入角逐。美国前副总统、特朗普“副手”迈克·彭斯虽然还未宣布参选,但他也是共和党党内初选的热门人选之一。

 

刘卫东认为,从目前的形势来看,共和党党内初选将是特朗普和德桑蒂斯两人的竞争,因为其他参选人支持率都不高,他们参选更多的是为自己未来的仕途铺路,或者是希望借参选表达自己作为共和党人的理念,对共和党的道路进行某种程度的“纠偏”。

 

但从长期来看,也不排除出现“黑马”的可能性。2016年美国总统选举期间,外界几乎无人看好特朗普,但他在后期脱颖而出并最终赢得大选。如今距离共和党党内初选还有近一年的时间,竞选格局仍存在变数。

 

“特朗普在共和党内的竞争优势是无人可以取代的,但德桑蒂斯的未来存在不确定性,黑利或者斯科特等人后期如果表现极其出色,也有可能后来居上,最终和特朗普一争高下。”刘卫东表示。

 

德桑蒂斯本人则显得信心满满。他稍早前暗示,特朗普已不足为惧,真正有机会在2024年总统选举中胜选的只有两个人——拜登和他。但事实上,他的支持率明显落后于特朗普。


FiveThrityEight共和党2024初选全国民调数据。

 

美国民调机构FiveThirtyEight截至5月23日的平均民调数据显示,在共和党2024年党内初选中,特朗普的支持率高达53.5%,德桑蒂斯紧随其后,但支持率仅为20.8%。彭斯的支持率位列第三,达到5.5%。黑利以4.2%的支持率位列第四,拉马斯瓦米的支持率为3.7%,而哈钦森的支持率仅为0.9%。

 

在李峥看来,综观共和党内的初选之争,德桑蒂斯的劣势也比较明显。一方面,德桑蒂斯没有在联邦政府担任过要职,也没有商业从业经历,因此他在全国层面的知名度并不高,甚至要低于黑利、斯科特等人,更别说曾出任总统的特朗普。

 

另一方面,德桑蒂斯的一些理念引发非常大的争议,包括限制堕胎、对迪士尼的商业干预等。“这些争议在党内初选可能对他有利,但到了全国选举阶段,民主党必然会以此为抓手对他进行攻击,将他塑造为一个和特朗普类似,甚至比特朗普更极端的政客。”

 

当地时间2019年11月26日,美国佛罗里达州,特朗现身“保持美国伟大”集会,德桑蒂斯帮助调动气氛。图/视觉中国

 

李峥强调,在当前美国国内的政治环境下,德桑蒂斯即使击败特朗普赢得党内提名,在全国大选中也不会太受欢迎。“德桑蒂斯并没有成熟的治国方略,他在佛州推行的很多政策基本不可能在全国层面推广。因此若是德桑蒂斯对上拜登,他的胜算可能还不如特朗普。”

 

事实上,外界普遍认为,德桑蒂斯虽然对特朗普造成一定威胁,但他预计无法击败特朗普夺得共和党初选提名。从民调上来看,特朗普虽然面临多项司法诉讼,但他的支持率并未出现下降,反而有缓慢上升的趋势。而德桑蒂斯的支持率有下降趋势,两人之间的民调差距正在加大。

 

“从目前的局势来看,特朗普仍占据优势,再加上他铁杆粉丝众多、善于渲染动员,到了真正的选举期会比德桑蒂斯更具优势。”刘卫东认为,“除非在未来一段时期内出现对特朗普产生重大不利影响的事件,否则特朗普还是比德桑蒂斯更有可能获得共和党提名。”

 

新京报记者 谢莲

编辑 张磊 校对 赵琳

来阅读我的更多文章吧
谢莲
新京报记者
记者主页
展开全文
全文
0字
您已阅读
%
打开新京报APP 阅读更多精彩资讯
相关推荐
提议成立“未来互联网联盟”,拜登又在耍什么把戏? | 京酿馆
观点
中美贸易战升级:美国公布对华加税清单 中国对等反击
财经
美国“超级星期二”成“双强争霸”,谁将出战特朗普?
国际
全球观察丨那些想要推翻特朗普政权的人
文化
今日就职!从特朗普“遗局”进入拜登时代,能否带来经济新局面?
财经
特朗普宣布谋求连任 胜算几何?
国际
美国2020大选提前揭幕,拜登会是特朗普对手吗
观点
“美方征税是向全世界也是向自己开火”
财经
中美经贸摩擦需要澄清的若干问题
时事

新京报新闻报料电话:010-67106710 (24小时)

新京报报料邮箱:67106710@bjnews.com.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