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京报客户端

好新闻 无止境

立即打开
对话基金经理|前海开源崔宸龙:新能源没有泡沫化,看好三个赛道
新京报 记者 胡萌 编辑 陈莉
2022-05-20 15:33
进入 0度金融 阅读更多内容
我一直看好三个细分赛道:锂电、光伏和新能源运营商。


今年以来A股市场持续波动,连日上演3000点争夺战,各个板块也开始你方唱罢我登场。基建板块崛起的行情能否持续?已经大热三年的新能源板块后劲几何?医药、白酒等板块能否重新做回曾经的“小甜甜?”在此背景下,你的基金还好吗?“抄底”的时刻到了吗?如何把握投资的逻辑?新京报贝壳财经就此推出《策略“荟”·对话基金经理》系列报道,为大家带来基金经理的最新研判和思考。




前海开源基金的基金经理崔宸龙。受访者供图


作为大家心中的“小甜甜”新能源板块,今年也遭遇了市场的“阻击”,年内迅速调整,上演了一场估值超预期及快速杀估值、规模急速增涨和净值大幅下跌的情景剧。在上证指数3000点拉锯战的背景下,新能源板块后续将如何发展?投资者该如何布局?


新京报贝壳财经记者对此专访前海开源基金的基金经理崔宸龙,他表示,回调主要和整个宏观经济的基本面相关。实际上,从行业和公司的基本面来看,仍然处在快速增长的态势之下。


据了解,早在2021年二季度和三季度,不少机构表示,新能源短期股价呈现了一定泡沫化倾向,而崔宸龙并没有这种感受,他认为,“泡沫化”本身是一个非常主观的判断,客观来讲,新能源是没有泡沫的,其长期提供的回报率大概率高于社会平均投资回报率。


宏观因素可能在特定时期会起到主导作用


新京报贝壳财经今年的市场行情给你带来哪些挑战和机遇?对此有什么新思考?


崔宸龙今年开年以来,无论是新能源还是其他热门投资板块,像半导体、军工及医药消费等板块都出现了很大回撤,这主要是和整个宏观经济基本面相关。实际上,从行业和公司的基本面来看,仍然处在快速增长的态势之下。


需要反思的一点,我个人的投资体系中,此前对于宏观因素的考虑较少。具体来讲,今年对市场影响较大的两个事件是我没有预料到的:


一是俄乌冲突,持续时间较久,走势也不太明朗。俄乌冲突直接影响全球大宗商品的供应稳定性,在这种状态之下,包括原油、天然气等大宗商品价格出现暴涨,一些基础原材料价格大幅上涨,进而造成了通货膨胀快速上升的现状和预期。


二是美联储加息。美联储本身要进入缩表周期,再加上俄乌冲突发生之后,通胀压力超预期,迫使美联储加息步伐或会进一步加快。


上述两点是造成全球权益市场的压力,尤其对成长股的压力较大。所以这轮回调超出了我之前的预判,事后回想,个人对于整个宏观因素的判断能力依然需要学习。


不过,宏观因素可能在特定时期或阶段里会起到主导作用,但宏观经济都是有周期的,长期来看,经济周期贡献的更多是波动,而不是成长。希望通过投资到好的企业和行业并陪伴他们,不断地有高速的内生增长,从而创造更多的内在价值,获得中长期的投资回报。


不择时,仓位调整动态的优化过程


新京报贝壳财经你对宏观方面的考虑会稍微低一点,那么后续会有什么应对措施吗?


崔宸龙我个人的投资逻辑是以中长期投资为主,在仓位调整上保持了一个不怎么择时的状态。但是我会通过不断地去调整持仓品种的结构来优化整个投资组合,努力提升长期的投资回报。


举个例子,可能在市场波动的过程中,部分公司或细分行业回调,包括很多时候特别大的回调,会有一些不理性的投资者,他会造成一个更大的市场波动,在这种情况下,我可能会将整个组合中长期回报率相对低的个股卖掉,去买到跌完之后长期回报率更高的股票。


它是一个动态的优化过程。


能给股东创造内在价值就是好的投资,成长股本身也是价值


新京报贝壳财经进入2022年,市场对于成长股、价值股投资的判断和争议越来越大,在你看来,这两类股票的估值目前处于什么情况?更看好哪一类型股票?


崔宸龙和市场上很多大家认知的不太一样,我不太会去定义增长价值。我认为能给股东创造内在价值的就是好的投资。至于大家如何去界定成长和价值,可能会有很多主观因素在里面。


成长本身也是价值,在这个市场上,好的公司或好的投资机会是不分成长和价值的。


新京报贝壳财经你的选股逻辑是什么?具体到个股中,看重企业的哪些特质?


崔宸龙我整个投资组合的构建是自下而上的选股体系,具体来看,主要关注三个方面。


一是持续创新能力。真正好的企业,能够不断开发出新的技术和产品,带领整个行业往前走。


二是基于持续创新能力的行业壁垒。如果一个企业具有持续创新能力,和其他竞争对手保持差距且差距不断拉大,这会给我很强的信心,因此投资的确定性更高。


同时,我不太会在意短期的波动,如果一家企业中长期的发展或核心竞争力没有变,只是因为短期因素导致股价回调,往往这种波动是一个比较好的买点。


三是关注整个行业的技术和产品发展趋势,避免买到产品或技术要被淘汰的公司。如果一个公司的主力产品马上被竞争对手颠覆掉了,企业可能很快会被淘汰掉,这是非常危险的。


如果跑不赢长期社会平均回报率的话,我觉得它就泡沫化了


新京报贝壳财经目前新能源股价处于一个怎样的阶段?市场景气度如何?


崔宸龙我觉得去预测哪一天“到底”,或具体哪个点位“到底”是非常困难的。


参考历史估值来看,当前确实处在一个历史非常底部的区域。因此当前加大权益资产的配置性价比非常高,或者说,从长期看,当前的底部位置是一个非常好的买点。


聚焦到新能源领域,包括新能源车产业链,其发展历史相对较短,真正看估值可能要从2016年、2017年开始,现在很多公司的估值已经低于2018年低点,处在一个历史非常底部的位置。从这个角度上看,机遇大于风险,整个行业的景气度非常高。


新京报贝壳财经去年10月以来新能源进行了好几轮重挫,怎么看待去年以来新能源板块的变化?


崔宸龙去年我的基金到年底创新高,所以我没什么感受,但今年确实回调得会较多一些。


根据我的投资框架,像这种反弹或回撤都属于一个非常正常的波动,并且难以预测。但长期非常看好新能源板块。


新京报贝壳财经新能源板块已经热了三年,2021年二季度和三季度,不少机构都表示,新能源短期股价呈现了一定泡沫化倾向。在你看来,所谓泡沫化的逻辑是什么?你去年有这种感觉吗?


崔宸龙没有。


“泡沫化”本身是非常主观的一个判断,我不太会去研究一些非常主观的东西。比如,你用什么样的估值方法,对应的什么样的数值才叫泡沫化,每个人的定义是不一样的。即便是有定义的人,他们的标准也是千差万别的。


我个人认为,是没有泡沫的,这项资产长期能够提供的回报率大概率是高于社会平均的投资回报率的。


新京报贝壳财经在你的观点中,新能源板块此前没有过所谓的泡沫化,未来几年也没有泡沫化倾向吗?


崔宸龙未来几年不知道,如果跑不赢长期社会平均回报率的话,我觉得它就泡沫化了。但至少目前没有所谓的泡沫化。


一直看好个细分赛道:锂电、光伏和新能源运营商


新京报贝壳财经你对接下来行情是否作出了一个比较好的心理准备?


崔宸龙现在属于一个底部的区域,我对未来非常看好,在这个位置上我觉得没有什么可以去过分悲观的东西。如果我们看得足够长的话,往往需要在市场比较悲观的时候,选择一个偏底部的区间来做布局,这样取得的长期回报率会更好。


新京报贝壳财经对于新能源产业链的投资机会你怎么看?


崔宸龙目前我们处在新一轮的能源革命中,和传统化石能源相比,新能源具有巨大优势:一是环保方面优势,没有污染物排放;二是非常可持续且稳定;三是成本相对较低,经济性特点逐渐显现;四是双碳政策的加持;五是发展空间巨大。


新能源崛起之后,保守估计也会有现在传统能源这么大的市场空间。如果乐观一点,随着新能源的铺开,我们会有更多的能源利用方式出现。而新能源本身是一个非通胀的能源,并不会因为使用量的增加产生通货膨胀的问题。


从长期看,新能源是一个取之不竭、用之不尽的东西,未来的新能源需求量可能会有一个爆发式增长。


具体来讲,我一直看好三个细分赛道:锂电、光伏和新能源运营商。其中光伏是清洁能源的生产端,它是生产端的代表技术,锂电池则是储能端,即应用端的代表技术。


而新能源运营商,它是一个长期可稳定经营、稳定增长的行业,空间很大。


仔细回想,绝大部分行业的经营都具有非常大的波动性,特别是像制造业或偏上游的资源行业,甚至包括消费业。但新能源运营商本身经营异常稳定。比如,以光伏电站为例,其最大的成本来自于初始投资,也就是说,这门生意绝大部分投入是一次性投入。


而且以目前用电量的绝对水平计算,我国现在光伏风电的占比不到10%,未来这一比例至少会提升到80%,增长空间非常大。


新京报贝壳财经三个细分赛道板块的估值情况如何?


崔宸龙今年整个权益市场都经历了回调,整体上三个方向的估值处在一个历史比较底部的区域。


新京报贝壳财经动力电池作为新能源汽车的核心部件,未来是否会有新突破?这会给现有的新能源市场格局带来怎样的改变?


崔宸龙整个产业的发展是循序渐进的,并不是大家想象的,有一个产品或技术像救世主一样,可以解决所有问题。至少我觉得是没有的,但是整个行业确实在快速发展,技术也在不断提升。


我自己之前是做科研的,我觉得去预测新技术比较具体的突破时点是很难的。但是,目前大的发展研究方向是能够判断的,像钠离子电池、硅碳负极等材料上的研究;包括电芯的设计;在整个系统方面,比如无模组技术等。


我最担心的是我的基金涨了但有些基民亏钱了”建议拿长期闲置的资金做定投


新京报贝壳财经当前对投资者布局有什么建议?


崔宸龙对于普通投资者布局来说,尽管在底部区间,还是要合理安排好自己的资金,做好规划,最好是拿长期闲置的资金做定投,从而平衡市场波动带来的成本变化。


因为即使是在底部,市场也会有大幅波动,有的投资者可能因为资金期限的问题,不得不在一些较底部的位置赎回,这会造成一些不必要的损失。


我最担心的是,我的基金涨了,但是有些基民亏了,虽然不能按着不让卖,但是我看了也心急,希望至少是大家能获得跟我基金净值增长一样的回报。


长期来看,只要你拿得足够久,投资方向上、选股上没有大的问题,盈利概率是非常高的。


新京报贝壳财经记者 胡萌 编辑 陈莉 校对 赵琳

来阅读我的更多文章吧
胡萌
新京报记者
记者主页
展开全文
全文
0字
您已阅读
%
打开新京报APP 阅读更多精彩资讯
相关专题

策略“荟”·对话基金经理

相关推荐
基金一季报|新能源篇:整体回撤之下,有人降仓有人逆势加仓
财经
开年新能源板块连续下跌,去年的冠军基金还能买吗?
财经
基金造星这一年:腰部基金经理数量大增,明星经理趋向年轻化
财经
百亿基金经理看后市,消费医药新能源,谁是大家心中的小甜甜?
财经
本轮涨势能持续多久?A股投什么?杨德龙、杨玲这么说
财经
沪指重返3000点 万亿成交孕育牛市?
财经

新京报新闻报料电话:010-67106710 (24小时)

新京报报料邮箱:67106710@bjnews.com.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