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京报客户端

好新闻 无止境

立即打开
张鑫:参加奥运+全运冠军,收获满满的一年丨专访
新京报 记者 徐邦印 编辑 王春秋
2021-10-20 18:19
进入 运动家 阅读更多内容
张鑫不清楚自己还能滑多久,但对未来的目标非常清晰,“当滑板教练或裁判吧,尽量和滑板相关。”

雅加达亚运会,张鑫获得女子碗池项目季军。受访者供图


2016年,滑板“入奥”后,得益于政府层面的大力推动,这项源于街头的小众运动在中国迅猛发展。国家队采取多元化的人才选拔和培养方式,多方共建多支集训队,场地设施逐渐完善,承接高水平滑板赛事,曾文蕙、张鑫等跨界跨项滑手进步迅速,奥运备战有条不紊,接连在亚运会、奥运会等大赛舞台取得突破。


2018年雅加达亚运会滑板比赛,刚练习滑板8个月的张鑫拿到女子碗池项目季军。过去几年,出生于1998年的她在国内女子碗池项目上占据统治地位,几乎从未让冠军旁落,并在今年夏天如愿站上奥运会舞台。


张鑫原本是南京体育学院民族体育与表演系拉拉操专项大学生,原本的计划是毕业后当拉拉操教练或体育老师。热爱新鲜事物的她偶然与滑板结缘,短短几年,跃升为奥运滑手。张鑫不清楚自己还能滑多久,但对未来的目标非常清晰,“当滑板教练或裁判吧,尽量和滑板相关。”


张鑫在东京奥运会赛场。受访者供图


回顾

零基础起步,奥运全运收获满满


新京报:参加了奥运会,全运会夺冠,怎么评价这一年的整体表现?

张鑫:两场最重要的比赛连在一起了,这一年下来,我对自己的表现还是比较满意的。顺利完成了目标,参加了奥运会,全运会也比较幸运,拿到了想要的成绩(冠军)。有惊喜,有大家的鼓励和安慰,我也变得越来越成熟,更加懂得自己要追求什么,总之是收获满满的一年。


新京报:奥运会女子碗池整体水平很高,还有不少天才小滑手,你觉得自己哪些方面需要提高?

张鑫:我们从零基础开始,4年的准备时间其实不长,想快速追上国际水平,可能有点太着急了,没有把基础打牢。到了一定的阶段,会遇到一些瓶颈,这是我们需要提高的地方。


新京报:通过奥运会这样的高水平比赛,收获了哪些经验?

张鑫:能和世界上这么多高水平滑手同台竞技,获益匪浅。参加过奥运这样的大赛,在心理状态把控、临场发挥方面,也会对以后的比赛有帮助。关于一些不太成熟的技术动作,希望后面能慢慢追上来。


新京报:全运会夺冠,你看起来比较轻松,实际上有没有外界看到的那样顺利?

张鑫:并不是说代表国家队参加了奥运会,就能在全运会赛场稳拿冠军。全运会前,我也没有把握。回国隔离了很久,恢复训练、适应场地的时间都比较短,最后比较幸运,比赛中几乎没有什么失误,发挥比较稳定,这也得益于多次参加大赛积累的经验。


张鑫比出“胜利”手势。受访者供图


付出

学生成国手,最严重摔伤休两月


新京报:你现在代表着中国女子碗池的最高水平,怎样看待肩负的责任和压力?

张鑫:刚开始的时候,觉得很惭愧,觉得自己的水平担不起这样的评价,参加一些比赛时,也会把外界的期待当作一种包袱,一直压在身上,反而会导致比赛中的失误。后来慢慢想开了,运动员参加比赛,要抛开外界的压力和内心的杂念,专注于场上就可以了。无论最后结果如何,首先不能因为这些不必要的因素影响发挥。


新京报:中国滑板集训队刚组建时,滑板圈有不少质疑的声音,这对你的影响大吗?

张鑫:肯定知道一些,但对于我个人来说,没有任何影响。在我看来,新的模式、创新难免会受到质疑,身在其中,我们努力用成绩说话就好了。


新京报:从一名普通的大学生到国家队滑手,这种身份的转变困难吗?

张鑫:很多很多困难,毕竟是零基础起步。练习滑板初期,那段时间是最难熬的,因为刚接触,经常摔得比较狠,也不知道摔了怎么保护自己,遇到这种情况,想坚持下来非常不容易。


新京报:滑板项目摔倒受伤是常事,说说你经历过最严重的一次伤病吧。

张鑫:最严重的那次应该是2019年11月在巴西的奥运积分赛,当时赛前热身摔到了头部、脸部和牙齿,遭遇脑震荡,清醒的时候已经在当地的医院了。回国后休息了接近两个月,才慢慢恢复。


张鑫在奥运会比赛中。受访者供图


规划

心系滑板,未来想当教练或裁判


新京报:奥运会后回国隔离期间,你经常在社交媒体发一些VLOG,业余时间会做些什么?

张鑫:我的兴趣爱好很广泛,比较喜欢新鲜事物,要不然也不会选择滑板。可能和本身的性格有关系,摄影、唱歌、日常穿搭,我都挺喜欢的。


新京报:滑板项目有其特殊性,滑手之间同场竞技也是一种交流,和国外顶尖滑手的交流多吗?

张鑫:经常交流。之前参加奥运积分赛的时候,大家基本都在一起比赛。去国外集训的时候,也会时不时在场地遇到认识的滑手,相互交流技术动作,一同进步。像这次拿到女子碗池银牌的日本小滑手开心那,只有12岁,奥运会这一年进步挺大的。


新京报:国内赛场也涌现了很多年轻的小滑手,她们的出现对你来说是压力吗?

张鑫:有压力,但更多是动力吧。我觉得这是一件非常好的事情,证明中国滑板的整体水平越来越高,也相信她们未来一定能够站上国际舞台。


新京报:练习滑板前,你的未来规划是当拉拉操老师,经历了4年的滑板生涯,现在有什么新规划?

张鑫:我希望未来当滑板教练或裁判吧,尽量和滑板相关。


新京报记者 徐邦印

编辑 王春秋 校对 翟永军

来阅读我的更多文章吧
徐邦印
新京报记者
记者主页
展开全文
全文
0字
您已阅读
%
打开新京报APP 阅读更多精彩资讯
相关专题

中国滑板,砥砺30年

相关推荐
年终策划|奥运冠军钟天使:勇者无惧,浴火涅槃
体育
“奥运五金王”第7次参加全国两会,继续关注幼儿体育
体育
滕海滨 全运后退役可能当教练
体育
丁宁已成熟 夺冠不再哭
体育
李牧 人在高处非常危险
体育

新京报新闻报料电话:010-67106710 (24小时)

新京报报料邮箱:67106710@bjnews.com.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