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京报客户端

好新闻 无止境

立即打开
曾文蕙:对“第一人”称号没关注,巴黎争取上领奖台丨专访
新京报 记者 徐邦印 编辑 王春秋
2021-10-20 18:17
进入 运动家 阅读更多内容
4年前的夏天,12岁的曾文蕙还是一位名不见经传的武术运动员。4年后的今天,16岁的她已是中国滑板女子街式领军人物。

曾文蕙在东京斩获滑板女子街式第6名。图/IC photo


东京奥运会赛场,滑板首次成为正式比赛项目,两位中国滑手亮相奥运舞台,曾文蕙斩获女子街式第6名,张鑫获得女子碗池第15名,双双创造中国滑板的历史。中国滑板队从2017年起组建,通过跨界跨项选材等模式,仅用4年便实现“弯道超车”,让中国滑板逐渐与世界滑板接轨。


4年前的夏天,12岁的曾文蕙还是一位名不见经传的武术运动员。4年后的今天,16岁的她已是中国滑板女子街式领军人物,先后站上亚运会、世锦赛、奥运会等大赛赛场,获得亚运会第4名、奥运会第6名,全国赛场更是罕有对手。


曾文蕙热爱滑板,也在享受这项运动带来的乐趣。对于外界的高度评价,这位小姑娘似乎不太在意,“我只是一直在做正确的事情。”她已放眼3年后的巴黎奥运会,提升技术动作难度和稳定性,力争在巴黎赛场站上领奖台,升国旗、奏国歌。


曾文蕙是中国滑板女子街式领军人物。图/Osports


自评

东京成绩达标,收尾绝招没成留憾


新京报:奥运会第6名、全运会冠军,怎么评价这一年取得的成绩?

曾文蕙:已经达到目标了。尤其是奥运会,排名是满意的,只是对当时比赛的表现有些遗憾。


新京报:遗憾是指如果大绝招再成功一次,名次会更靠前甚至冲击奖牌?

曾文蕙:是的。可能还是练习不太够吧。当时我如果选择稳妥的动作,最后可能是第4。和教练商量后,我还是想挑战一下高难度动作,如果最后那个动作(尖翻50)成了,是有机会进前3的,还是想冲击一下奖牌。


新京报:奥运会的场地、观众氛围、东京的天气、对手的整体年轻化,这些因素对你的比赛发挥有多大影响?

曾文蕙:总体上还好,热身的时候确实不太适应,后面其实慢慢适应了,主要还是临场的发挥。


新京报:最终进入决赛、拿到第6名,你成了不少国外记者口中的“中国火箭”。

曾文蕙:进了决赛已经完成了目标,成绩上肯定是满意的。队里希望我未来越来越好,我也力争提升训练水平,再次突破。


新京报:奥运会女子街式决赛的前3名年龄都很小,你觉得跟她们的差距在哪?

曾文蕙:我接触滑板的时间并不长,2017年才正式开始。她们比我练习的时间更长,参加的大赛更多,这是一种优势。无论是技术动作的难度、整体实力,还是比赛的稳定性,确实与部分国外顶尖滑手有差距。


曾文蕙在奥运会比赛中。受访者供图


转项

从武术到滑板,起初没敢想奥运会


新京报:大家都知道你是从武术转项过来的,4年前选择滑板时,是否有过犹豫?

曾文蕙:我是6岁开始练习武术,当时小学一年级,一开始只是当作兴趣班,后来才去专业队。长拳、剑术都练过,不过没有参加过全国比赛,成绩也一般。转项时年龄也还小,觉得有很多时间尝试新的东西,所以没有太多负担,挺顺利的。


新京报:零基础练习滑板,一定有很多不为人知的艰辛,当初有没有遇到过瓶颈?

曾文蕙:最初遇到瓶颈就是刚练习ollie(豚跳)的时候,那是滑板最基础的动作,当时卡在那个环节不会跳。能够稳定做出这个动作,大概用了三四个月吧,瓶颈突破后,后面顺利了很多。


新京报:后来很快在亚运会、全国锦标赛上崭露头角,这让你收获了信心?

曾文蕙:对,大赛的历练对信心有很大提升,参赛经验也更丰富了,心里更加有底了。


新京报:刚练习滑板时,有想过拿到奥运门票、站上奥运舞台吗?

曾文蕙:刚开始想都没想过参加奥运会,因为当时的实力、动作难度摆在那里,和顶尖滑手差距很大。2019年开始参加奥运积分赛,随着参赛越来越多,信心也越来越足,真正拿到奥运门票是在今年6月份,当时确实非常激动。


新京报:奥运备战的过程很漫长,你和教练做了哪些重点工作,比如大绝招?

曾文蕙:路线和大绝招都有准备,因为拿到资格很晚,最后的备战还是挺紧张的。比如尖翻50-50这个大绝招,基本每天都在练习,前面的成功率并不高,后面才逐渐熟练掌握。奥运会比赛的尝试机会并不多,肯定是希望一次成功,还好最后做出来了。


曾文蕙在奥运会赛场。受访者供图


展望

不惧小滑手挑战,巴黎瞄准领奖台


新京报:奥运会结束后,你在全运会拿到女子街式冠军,这在预期范围内吗?

曾文蕙:回国后隔离了21天,只能在房间练习体能,带板的训练少了些,对全运会场地的熟悉度也不高。其实动作难度和奥运会时差不多,只是比赛中稳定了一些,总体还算满意。


新京报:越来越多人说你是中国女子街式滑板第一人,你怎么看待这种评价?

曾文蕙:我对这个称号没太多关注。可能我的目标是国际比赛吧,所以比赛中比其他国内选手稳定些。我只是一直在做觉得正确的事情,做好自己就行了。


新京报:奥运会时你磕到了膝盖,平时训练也没少受伤,这种坚毅的性格是不是从小练习武术养成的?

曾文蕙:玩滑板的人可能都这样吧,受伤在所难免,我和大家一样。小时候练习武术的经历,主要是身体协调性,对板的掌控能力等方面有帮助。


新京报:滑板在国内的受众越来越多,你在奥运会上的表现也起了助推作用。

曾文蕙:我只是做了力所能及的事情,在奥运会这样的舞台上展示中国滑板的实力。


新京报:从全运会的参赛阵容看,国内的小滑手越来越多,有压力吗?

曾文蕙:倒是没有太大压力,我个人希望涌现出更多的年轻滑手,大家一起进步,一同代表中国滑板参加国际比赛。


新京报:距离巴黎奥运会不到3年,你的目标是什么,未来有哪些地方需要提高?

曾文蕙:就像我参加东京奥运会时说的,肯定是力争站上领奖台。每个对手都在进步,我也得跟上,把技术的难度提上去,把动作练稳。


新京报记者 徐邦印

编辑 王春秋 校对 翟永军

来阅读我的更多文章吧
徐邦印
新京报记者
记者主页
展开全文
全文
0字
您已阅读
%
打开新京报APP 阅读更多精彩资讯
相关专题

中国滑板,砥砺30年

相关推荐
新闻8点见丨央行一周内两度公开谈恒大事件,释放哪些信息?
时事
热门评论
132****9536
7天前
什么时候也关注下跑酷呢,不能奥运会列一个报一个吧

新京报新闻报料电话:010-67106710 (24小时)

新京报报料邮箱:67106710@bjnews.com.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