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京报客户端

好新闻 无止境

立即打开
张钧甯:我不能错过《缉魂》,为了演好警察真的去抓毒贩丨揭秘
新京报 记者 周慧晓婉 编辑 黄嘉龄
2021-01-13 10:17
进入 审片室 阅读更多内容
张钧甯说,这部电影从来没有想过要刻意去煽情,除了片头得知自己怀孕时候写了哭戏,其他基本没有太多哭戏的硬性戏份,但奇怪的是,很多时候情感到了,不知道为什么阿爆的眼眶总是红红的,那种眼神并不是演出来的,而是自然流露去牵起观众的同情心。

《缉魂》角色之阿爆版海报。


最初拿到《缉魂》的剧本,张钧甯正要去搭乘夜班机,凌晨登机后本打算睡一觉,但打开剧本看了一下就停不下来了,那一刻她觉得自己一定不能错过这个角色:“除了对剧本的喜欢,更重要的是这个故事是属于类型片里相对丰满的,有悬疑、有推理也与科技有关,它探讨的东西真的很多。”


《缉魂》聚焦王氏富豪被害案,巨额遗产的背后隐藏着深不见底的欲望纠缠,真相难觅,负责此案的检察官梁文超(张震饰)与妻子刑警阿爆(张钧甯饰)在调查中发现,这起看似争夺遗产的谋杀案背后还隐藏着更为惊人的秘密。和以往饰演过的许多角色相比,刑警阿爆是张钧甯职业生涯里一次相对任性的选择,正如她所说,这些年在作品的选择上,没有拍那么多商业的,而拍了一些为难自己的,但过程中实在有难以形容的巨大快感。即将在1月15日上映的《缉魂》,由程伟豪执导、张震、张钧甯在《诡丝》时隔14年后再度合作,张震剔了光头,张钧甯剪了短发,戏里戏外都有他们不断为角色孤注一掷的身影。新京报记者在电影上映前独家专访阿爆饰演者张钧甯,请她分享了拍摄《缉魂》的三个幕后故事。


为演好女刑警,随警队去市场抓毒贩 


决定接下《缉魂》中刑警阿爆这个角色后,一直以长发示人的张钧甯也迎来了形象“突变”,为角色首剪短发,但因为要为电影角色形象保密,她还要连戴几个月的假发。但剪短发这个决定,却是她说服很多人才达成的:“上一次剪这么短应该是高中的时候,我一直都想剪短发,但可能因为工作,大家会觉得我的样子比较适合长头发,一直以来都没有被允许过这么自由地(为头发长短)做选择。看到剧本后我认为女刑警应该是短发,导演也觉得合适,我立刻回头看了看经纪人,她露出一个不可言传的微笑,她们想到商业合作,以及消费者一直喜欢我的既有形象,就会比较担心。但我会觉得最重要的是表演本身,所以我不能为了其他的因素去影响角色应有的重要特点。和他们沟通过,他们也理解了,最终答应了我的选择。”


在《缉魂》中,张钧甯以短发干练刑警形象出镜。


在张钧甯看来,阿爆就是一个舍得为爱付出的人,她直接、干练,虽然名字火爆,但性格并没有那么刚硬,即使刑警需要行事作风刚强,但她的内心却始终充满柔弱与隐忍。要形神兼备地饰演阿爆,并不是件容易的事情,在进组之前,张钧甯为这个角色做了非常多的调研,她与十几位不同岗位的女刑警沟通,了解她们的职业特点与家庭生活。


除了看关于刑警的影片,还与刑警队一同去抓捕毒贩,她记得有天他们说要去抓贩毒的嫌疑犯:“一开始以为会是电影中演的那种重装上阵,结果我们就一台面包车,在车上大家闲聊,说你一会儿要怎么装扮,怎么分工。我们要去的地方是一个二手市集,刑警们都把自己变成像当地人的样子,穿夹脚拖鞋,一副要卖东西或买东西的样子。他们四处分散,手机联络,很轻松的感觉,其实他们的敏感度和警觉性非常高,他们真的是非常好的演员。最有趣的是,嫌疑犯被抓时也不像电影中看到的那种他会飞跑还打翻周围东西。就是锁定目标,几个刑警包围上去,嫌疑犯很平静,知道自己跑不了。所以,市集的其他人基本上没人发现这有刑警在办案。”经历了这些,张钧甯说自己才知道了刑警的真实状态,这对自己的表演提升有莫大的帮助。


哭戏处理很克制,但片中眼眶总是红着


《缉魂》中有一场戏,检察官梁文超与阿爆对峙,因为阿爆出于对她的爱,而做出了放弃原则的选择,但他身为一身正义感的执法人员,实在没办法原谅妻子这种以权谋私做法,他哭着怒吼阿爆没有底线。这场戏里,阿爆委屈地哭了,张钧甯没有简单处理成让阿爆号啕崩溃大叫,而是很伤心、隐忍哽咽着告诉梁文超:“为了你和孩子,我可以没有底线。”


《缉魂》剧照。


其实原剧本的结尾是梁文超与阿爆为这一决定抱头痛哭,可拍摄中的张钧甯却发现,自己怎么都走不过去:“拍这场戏很顺利,大多都来自于前期的积累,阿爆作了伪证,她内心有很多委屈,她知道丈夫想赴死,但他死了以后自己和孩子怎么办?那时的她应该是那种哭都很难释放的状态,除了面对爱人的生死,还有案情的压力,再加上梁文超一定要把案件追查到底,她也希望帮他达成愿望,这些心绪让她百感交集。拍摄的时候,我发现我真的无法走到张震身边,没有办法走过去与他说话并且和解,于是导演就改为我俩对着痛哭,拍了一遍后他认为这样的情绪更真实,于是就变成了成片里的情景。”张钧甯说,这部电影从来没有想过要刻意去煽情,除了片头得知自己怀孕时候写了哭戏,其他基本没有太多哭戏的硬性戏份,但奇怪的是,很多时候情感到了,不知道为什么阿爆的眼眶总是红红的,那种眼神并不是演出来的,而是自然流露去牵起观众的同情心:“王天佑(片中被害富商的儿子)宣判的时候,梁文超跟阿爆讲了自己吃卤味的故事,他说自己拖着病体也想挣更多的钱给妻子和孩子留下,那场戏哭得我隐形眼镜都掉了出来。很多时候不是说一定要在表情流露上有多夸张,自然的、真实的,永远是最好的。”


14年后再张震,从崇拜到共同进步


张钧甯和张震初次合作还是14年前拍摄影片《诡丝》,回顾起来,她笑着说自己第一次和张震合作的时候还是才拍过两三部戏的“菜鸟”,在她眼中,张震是巨星偶像般的崇拜存在:“那时我看到他的时候,心里就一直喊着‘天啊,那是张震、张震、张震’,脑子里就一片空白,特别紧张,也不知道怎么去表演,就演得很烂。这么多年后,他出演了很多电影,经历了很多位导演,我也在演员这个职业上不断历练,大家都在专业性与外形上更成熟了,时隔这么久重新合作真是个非常好的时机,大家也在共同进步。”


《缉魂》剧照。


让张钧甯很奇怪的是他与张震的这次合作一直都很默契,他们大概花了两到三个月的时间围读《缉魂》剧本,很多对手戏不要聊太多,只要见到彼此就能自然代入角色:“他一直都是一个很认真、很谦逊的前辈,不管是不是他的镜头他都会在现场,看别人的表演,对角色的精准度和力道都拿捏地很好,很多时候我们都是单机拍摄,会一面拍完拍另外一面,但不管是拍我或他自己他都会给到一样足的情感,让对手可以有很舒服的感觉。”


【访谈】 

如果《缉魂》有续集,必须归队


新京报:片中哪个镜头给你的印象最深?

张钧甯:在审讯室戏里的第一个镜头,是一镜到底,感觉像是一个镜面的反射拍到真实的世界,这个镜头很麻烦,因为现场那面镜子是假的,必须要有一个我的替身坐在那里当背影,我们要同步做很多事情,但因为我和她是背对背,互相看不到,所以要一直练习同步的默契。不过最后呈现的镜头很厉害,真的会让观众看不出来破绽(笑)。


《缉魂》剧照。


新京报:拍摄期间几乎都是在台北取景,回自己家乡拍戏感觉如何?

张钧甯:当然挺好的,但是在台湾,我会回家,这样会经常跟家人聊天,就会有些困扰,拍摄期间我希望自己是一个安静的状态,不能很浮躁。我几乎都沉浸在角色的状态里,就会跟我妈说“不要跟我聊天”,然后我妈妈就很抓狂,说你这个不孝子,把家里当旅馆(大笑)。


新京报:据说剧组的氛围特别好,但听张震说自己在剧组时都不说话,那调解气氛的岂不是要靠你? 

张钧甯:现场真是一片沉默,哈哈,可以说是个最安静的剧组。开玩笑的,其实没有那么沉闷,大家合作默契无间,张震虽然不怎么说话,偶尔还是会开开玩笑,但我们在处于戏里情绪的时候不会做任何打闹,大家都知道该做什么。


新京报:《缉魂》让很多人看到你的另一面,阿爆这个角色对你来说意味着什么?

张钧甯:其实我大概在2013年后就很少拍电影了,好多年之后再拍电影感觉特别不一样。我觉得拍电视剧是在用每一场戏连续叠加,才塑造出一个角色,但电影时长短,你必须在拍之前做好万全准备,电影演员必须在短期内用最好的状态去讲述角色,很多时候不像电视剧那样会给你很多剧情去反映人物,在电影拍摄过程中每个小细节都很重要,每一帧镜头都会呈现出角色的样貌,我非常感激这个角色出现在我演员生涯中。


《缉魂》剧照。


新京报:之后会想再多交出一些电影作品吗?会不会想和程伟豪导演再次合作?

张钧甯:我是一直都还蛮喜欢做不同的尝试,从2019年开始拍的电影比较多,基本都是自己喜欢的题材和比较特殊的角色,比如《第一炉香》、《749局》……我想我们这次表演得这么好了,程导一定会继续用我们(大笑)。如果《缉魂》有续集,那是必须归队!


新京报:程伟豪对你和张震的表演都给出最高的评价,和他合作感觉如何?

张钧甯:是吗?我在片场问他最多的问题就是我的眼睛是不是也会讲话(大笑),因为他老说震哥的眼睛会讲话,我们特别想达到这个境界。


新京报记者 周慧晓婉

编辑 黄嘉龄 校对 卢茜


来阅读我的更多文章吧
周慧晓婉
新京报记者
记者主页
展开全文
全文
0字
您已阅读
%
打开新京报APP 阅读更多精彩资讯
相关专题

夜读:今天你可能错过的新闻都在这里

相关推荐
专访李斌:特斯拉降价策略不适合蔚来 苹果才是长期竞争对手
汽车
国产ModelY“降价”,蔚来理想不跟,BBA大幅促销或降价
汽车
什刹海冰场明日起停止营业
北京
大兴2例病例病毒为英国发现的变异株,初步判断为境外输入
北京
北京一病例曾乘坐地铁2号线、4号线
北京
武汉市长周先旺,职务有调整
时事
北京19日新增7例本地确诊病例,其中6例均居住大兴融汇社区
时事
大兴区公布十条疫情防控措施,全区所有人员原则上禁止离京
北京
国家卫健委:春节返乡人员需持有7日内核酸检测阴性证明才返乡
时事
今日起天宫院地铁站封闭停止运营
北京

新京报新闻报料电话:010-67106710 (24小时)

新京报报料邮箱:67106710@bjnews.com.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