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京报客户端

好新闻 无止境

立即打开
抗议声中,阿根廷参议院批准米莱改革法案
新京报 记者 朱月红 编辑 张磊
2024-06-13 21:17
抗议者与警方爆发激烈冲突。

阿根廷参议院通过了一项有争议的改革法案。

 

当地时间6月12日晚,阿根廷参议院批准了总统米莱的改革法案,包括劳动改革、私有化和授予米莱对经济政策的紧急权力。

 

此次参议院投票被视为迄今为止对米莱实现政治愿景的一次严峻考验。虽然米莱的改革法案已获得参议院批准,但接下来还需得到众议院批准,米莱才能算得上取得自去年12 月上任以来的首个立法胜利。

 

在参议院就改革方案进行投票之际,数千名抗议示威者聚集在布宜诺斯艾利斯市中心,要求拒绝通过法案。抗议者与警方爆发激烈冲突,导致数十人受伤。

 

米莱改革法案以一票优势获参议院通过

 

经过11个小时的激烈辩论,阿根廷参议院于12日晚间以37票对36票的投票结果通过了米莱的改革法案。

 

该法案授予米莱在能源、养老金、安全和其他领域的广泛权力,包括几项有争议的措施,如计划激励外国投资、减免税收以及将阿根廷部分国有企业私有化等。产生争议的更多是阿根廷民众担心的事项,例如养老金福利会削减、工人的权利得不到更多保障。


阿根廷总统米莱。图/IC photo

 

这份法案以一票的优势通过,体现了米莱改革面临的立法挑战。据美联社报道,米莱的改革法案需要参议院37票的多数票才能获得通过,由于阿根廷参议院严重两极分化,米莱政府仅占少数席位,该法案一度以36比36的票数陷入僵局,最后是阿根廷副总统兼参议院议长维多利亚·比利亚鲁埃尔投下了决定性的一票,以此支持米莱的立法议程,该法案才能够以微弱优势通过。

 

米莱在社交媒体上发文称:“今晚(12日晚)是阿根廷人民的胜利。”米莱所在的政党表示,该党已在参议院做出让步,以确保让投资者相信任何变化都是可持续的。

 

路透社和美联社指出,这份改革方案被视为米莱应对阿根廷经济困境的关键。此次参议院通过的法案使米莱的改革计划(曾遭到众多经济学家的批评)距离实施又近了一步。

 

抗议活动演变成暴力冲突

 

分析认为,虽然参议院通过了米莱的改革法案,但米莱在推动经济改革时仍可能面临阻力。

 

眼下,阿根廷经济形势严峻。去年12月,米莱宣誓就任阿根廷总统。此后,米莱推出一系列经济改革措施,以减少财政赤字和控制通胀。但数据显示,目前阿根廷的年通胀率已攀升至300%,债务负担沉重,贫困率上升,经济陷入衰退。

 

同时,立法挑战仍在。据《德国之声》和英国《卫报》报道,米莱所在的政党成立3年,在众议院只占有15%的席位,在参议院只占有10%的席位。与阿根廷自1983年以来的历任总统不同,米莱在任职的前六个月内未能通过任何一项立法,而是依靠行政权力削减政府开支并扫除经济限制。虽然此次参议院通过了米莱的改革法案,但该法案的几个重要条款仍需要参议院的单独批准而后才能返回众议院进行审议批准。在得到众议院批准后,米莱才能正式通过他去年12月上任以来的第一部法律,取得首个立法胜利。

 

民众的不满也会影响米莱改革法案的推行。美联社称,过去一个月,政治紧张局势加剧,阿根廷民众对米莱的治理能力产生了怀疑,并给阿根廷经济注入了不确定性。

 

就在参议院就米莱的改革方案进行投票之际,数千名抗议示威者聚集在阿根廷布宜诺斯艾利斯市中心,希望参议员拒绝通过这项法案。有抗议者担心,该法案会削减他们的多项福利。“如果这项法律获得通过,我们将失去包括劳动和养老金在内的很多福利。”54 岁的教师米里亚姆·拉乔维奇说,“现在我的情况更糟了。”

 

后来,一场原本和平的抗议活动演变成了暴力冲突。据法新社报道,阿根廷国会周围的抗议者与随后到来的警方发生了激烈冲突,造成数十人受伤。抗议者投掷燃烧瓶等物品,有汽车被纵火焚烧。警察为了驱离示威群众动用了水枪和催泪瓦斯。法国24小时新闻频道认为,抗议活动的升级凸显了阿根廷社会内部日益加剧的紧张氛围。


当地时间2024年6月12日,阿根廷布宜诺斯艾利斯,阿根廷参议院开会讨论改革方案,与此同时,议会周围发生暴力事件,多个团体纷纷举行示威抗议活动。图/IC photo

 

《德国之声》的最新消息称,米莱的法案获得参议院批准之际,抗议活动仍在阿根廷的国会外持续。米莱办公室谴责这些抗议活动是“恐怖团体”发动的“政变”。

 

经济改革缺少共识观望

 

自担任阿根廷总统以来,米莱推行的政策引发广泛争议。

 

2023年12月,米莱宣誓就任阿根廷总统时表示,阿根廷面临“危急”经济形势,通胀严重、贫困率上升、难以获得外部信贷支持,需要“休克疗法”挽救经济。

 

上台后,米莱发布了一系列以“休克疗法”改善经济的举措,包括政府部门由18个减少至9个,以减少公共支出,将阿根廷比索官方汇率贬值50%以上并放松进口管制,削减了燃料和运输的政府补贴,推进废除和修改200多条法律的综合法案。

 

不过,一系列新举措效果有限。布宜诺斯艾利斯大学经济学教授古斯塔沃·内法认为,米莱政府扭转了阿根廷美元储备下降的趋势。阿根廷在今年1月出现了该国12年来首次月度预算盈余。阿根廷政府发布的数据显示,今年1月,阿根廷实现了5184.08亿比索(折合人民币44亿元)的财政盈余。

 

这些新举措也对不少阿根廷民众造成了负面冲击。最大的争议举措之一是关于劳工领域的改革方案,该方案要求修改雇佣合同条款、降低薪酬标准、减少休假福利等。叠加通货膨胀飙升至300%、贫困率增加至55%等因素,阿根廷各大工会都组织了不同规模的抗议和罢工活动,要求提高薪资待遇,以改善生活条件。

 

分析认为,按照目前的形势,阿根廷国内仍未就米莱的改革达成政治共识。

 

当地时间6月13日,有分析人士对欧洲新闻网表示,如果阿根廷没有达成政治共识,让外国投资者相信米莱的改革将会持续下去,米莱承诺经济改革带来的利好(稳定的货币、温和的通货膨胀、新的外国投资)将无法实现。

 

“每个人都处于观望状态。”国际地缘政治风险公司“Horizon Engage”美洲区的主管马塞洛·J·加西亚对欧洲新闻网说,已有投资者表示,他们需要看到米莱的经济改革是可持续的。

 

新京报记者 朱月红

编辑 张磊 校对 张彦君

来阅读我的更多文章吧
朱月红
新京报记者
记者主页
展开全文
全文
0字
您已阅读
%
打开新京报APP 阅读更多精彩资讯
相关推荐
“拜登时代”6大猜想
国际

新京报报料邮箱:67106710@bjnews.com.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