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京报客户端

好新闻 无止境

立即打开
一岁男童玉米地里失踪,上百警民彻夜搜寻36小时找回
新京报 记者 罗道海 编辑 袁国礼
2022-09-22 23:56
进入 剥洋葱 阅读更多内容

9月19日夜里11时许,搜救人员终于在距事发地两公里处的高速路护栏铁丝网附近找到已经走失36个小时的诚诚。剥洋葱视频出品


一岁多的诚诚(化名)不见了!9月18日上午,河南省邓州市陶营乡朱西村村民朱明礼和儿媳吴倩在自家地里掰玉米时,本来待在地头玩的孙子诚诚突然失踪了。

 

一人多高的玉米地里,一个成年人都不易发现,更不要说刚学会走路、还不太会说话的幼童,这可急坏了诚诚的家人。

 

接到报警后,当地警方出动60多名警力,和当地村民共上百人参与搜寻,警方还出动了无人机、搜救犬等。有村民将诚诚失踪的消息发到网上寻求更多帮助,引发关注。搜救人员在事发地附近的玉米地、废旧院落,甚至是水塘里进行搜寻,由于玉米地排查难,加上天气原因,都未能找到诚诚的身影。

 

直到次日警方通过排查监控视频,在距事发地1公里处发现了诚诚的踪迹。警方随即扩大搜寻范围,进行地毯式搜索。9月19日夜里11时许,搜救人员终于在距事发地两公里处的高速路护栏铁丝网附近找到诚诚,此时距他走失已经过去了36个小时。

 

据了解,诚诚全身除了有蹭伤外,无其他明显外伤,目前情况稳定。

 

搜救人员在玉米地里搜寻诚诚。受访者供图

 

一岁男童玉米地里“不见了”

 

69岁的朱明礼是朱西村村民,他家的玉米地位于村子的东北角。9月18日上午8点多,朱明礼和儿媳吴倩,带着诚诚一起到地里收割玉米。

 

33 岁的吴倩告诉新京报记者,诚诚的父亲在外打工,诚诚刚刚1岁4个月,学会走路没有多久,也不会说话,只会叫爸爸妈妈。

 

由于诚诚太小,不停地哭闹,大人要干活,无法照顾他,朱明礼就把他抱到了地头,“孩子不太会走路,不可能跑远,就让他在地头玩耍了。”吴倩说。

 

而据朱明礼说,当他们割了三垄玉米的时候,还听到了诚诚的声音。当他们割完5垄玉米时已经是上午10时许,就当他们准备回家里,发现诚诚不见了。

 

找不到诚诚,吴倩和朱明礼急坏了,赶紧回村找人帮忙。

 

朱西村村支书朱清礼得到消息后,马上发动村民帮忙寻找。朱清礼说,由于事发地有大片成熟的玉米还没有收割,不要说幼童,哪怕是成年人,在里面也容易迷失方向。

 

参与搜寻的朱西村治安主任朱朝轩告诉新京报记者,事发地东边的玉米地当时有几个捡玉米的村民,他们都证实没有看到孩子经过,因此孩子有可能是往西边走丢的。

 

但村民在附近的玉米地和村里搜寻了一个多小时,都没有发现诚诚的身影。

 

警方手写的事发地简易线路图。受访者供图


眼看找不到小孩,朱清礼让人报了警,寻找警方帮助。

 

陶营乡派出所所长王士乐第一时间赶到了现场。他也发现了事发地的特殊性,而且得知失踪的又是幼童,立即发动更多村民进行搜寻。

 

王士乐告诉新京报记者,事发地比较平坦,周围是一片70亩左右的玉米地,玉米秆有一人多高,成年人在里面也容易迷失方位,而东边地里的一小片玉米已被收割完,倒在地上,一览无余。西边约500米外有一处占地120多亩的闲置院落,周围全是院墙,院门早被锁住了,再往西有一处水塘。

 

吴倩说,她和公公朱明礼都认为,孩子年纪小,刚学会走路,估计也在500米范围内,很有可能往地形复杂的西边跑了,但应该跑不了多远,绝对不会跑出附近闲置院落的范围。

 

当日下午2时,在周边玉米地范围搜寻无果后,王士乐向邓州市公安局汇报,请求派警支援。

  

警方出动警犬参与搜寻诚诚。受访者供图


警犬和无人机参与搜寻

 

当天下午,当地警方迅速增派警力,包括刑警大队、视频侦查中队、警犬中队以及刑事科学技术人员等,警力达到了60多人,携带警犬和空中侦查无人机赶赴事发现场,在事发地附近进行搜寻。

 

王士乐说,他们在不放过周围一处玉米地的同时,西边的闲置院落和水塘成为搜救的重点,这些地方均在男童丢失地1公里范围左右。王士乐说:“院落是锁着门的,一般人进不去,绕着围墙一圈要1.5公里,平时很少有人出入。按常理推断,不可能发现不了一个两岁不到的小孩。”

 

“院子里都找了三四遍,也没有收获。”朱朝轩说。

 

搜寻无果之下,参与搜寻的村民开始在网上发布寻人信息:9月18日上午,河南南阳邓州市陶营乡一名一岁四个月大的男童在自家玉米地里失踪,盼知情者提供线索。

 

朱朝轩说,正是这些寻人信息迅速引爆网络,引发关注。

 

“孩子会不会是掉到水塘里了?”王士乐认为,既然玉米地、水沟、院落都搜了好几遍,水塘成为一种可能。搜救人员通过各种方法,使用水下探头和竹竿、排钩等探测,排除了男童落水的可能性。

 

时间拖得越久,男童就会越危险。警方开始动用技术手段,并启用无人机,试图远距离空中搜索,通过比对一段段视频,进行仔细的对比分析。但效果不佳,没有明显的线索。

 

搜救人员连夜搜寻失踪的诚诚。受访者供图


警方又出动了搜救犬参与搜救。先是邓州公安的警犬,后来又调来了南阳市的搜救犬。但由于当天下雨,搜救犬没能发挥太多作用,效果不佳。

 

“孩子有没有可能被人偷偷抱走?”王士乐他们也没有排除刑事案件的可能。就在搜寻的同时,邓州市公安局派出刑警,走访与男童家庭有矛盾的村民,并对进出村的车辆都进行了调查,一一排除了男童被人抱走的可疑线索。周边5个村的监控,都被警方筛查了一遍,没有任何线索。

 

时间一分一秒过去了,天已经黑了下来,但仍不见男童的影子。搜寻队找到手电筒等照明设备,继续连夜搜寻。

 

截至事发当晚,以警方为主,再加上村民,搜救队伍达到了上百人。

 

监控视频中发现了诚诚的身影。受访者供图


36小时后终找到失踪男童

 

9月19日,搜寻仍在继续。

 

在对事发地周边进行又一次排查时,民警偶然在水塘一角发现了一个监控摄像头,这也是事发地周围唯一的监控设备。

 

民警立即调取监控视频,一帧一帧地反复比对。经过仔细查看,民警发现,9月18日上午11时04分,虽有些许微风,但与枯草融为一处的角落里,有个微小的身影晃动了一下。“好像是一个小孩。”邓州市公安局情指联勤中心副主任杨海鹏说。

 

这一发现,给搜救带来了惊喜。根据监控视频显示,9月18日11:04,一个小孩出现在水塘旁边的草沟附近,根据身高体型判断,和失踪的男童基本吻合。监控还显示,男童出现的这个位置距离事发西边约1公里远,并非男童爷爷判断的500米范围。

 

“孩子身边没有别人,一个人正在独自行走。”王士乐说。根据这一情况,搜救人员扩大了搜寻范围,也指出了新的搜索方位。

 

9月19日晚11时许,也就是诚诚失踪的第二天夜里,民警终于在距离事发地2公里左右的高速路护栏下找到了诚诚。“就在高速护栏下方的草沟旁,小孩的衣服被护栏铁丝网挂着,面朝下,身体在地上趴着,一身的灰,胳膊腿上都有明显的剌蹭痕迹,不哭不闹,只是动弹不得。”王士乐说。

 

此处位于诚诚丢失地的西北方,早已越过了闲置院落和水塘。

 

据王士乐介绍,诚诚被找到的地方是一处乱坟岗,荒草连连,此前数次有搜寻人员经过并且呼喊,并未发现异常。值得庆幸的是,18日夜间下了点小雨,19日阴天,天气并不热。

 

诚诚最终在高速公路防护网下被找到。受访者供图


诚诚被找到后,王士乐数次查看搜寻轨迹。据他分析,一开始就被诚诚的爷爷误导了搜寻范围,老人仅凭自己的经验判断,不仅指错了方向,还缩减了范围。其次,现场附近都是一人多高的玉米地,加之沟渠众多,杂草丛生,诚诚有可能卧睡在草沟里也未可知。

 

据了解,诚诚被救出后迅速送医,经医生诊断,诚诚全身除了有蹭伤外,无其他明显外伤,目前情况比较稳定。

 

见到自己的孩子安然无恙,吴倩激动万分,连连向民警道谢,“多亏了民警和村民,太感谢大家了。”吴倩说着,流下了眼泪。

 

新京报记者 罗道海 编辑 袁国礼 校对 杨许丽

 


来阅读我的更多文章吧
罗道海
新京报记者
记者主页
展开全文
全文
0字
您已阅读
%
打开新京报APP 阅读更多精彩资讯

新京报新闻报料电话:010-67106710 (24小时)

新京报报料邮箱:67106710@bjnews.com.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