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京报客户端

好新闻 无止境

立即打开
吕舟:助力中轴线申遗,让文化遗产“活”起来
新京报 记者 沙雪良 王飞 编辑 刘茜贤
2022-09-22 09:47
进入 政聚焦 阅读更多内容
“保护文化遗产,就是要让文化遗产最核心的价值‘活’起来,让更多的公众参与进来。”

北京中轴线申遗,让吕舟这位清华大学教授走进了更多北京市民的视野。近几年,吕舟的身影经常出现在网站、电视、广播、报刊、图书等各类媒体和文化品中。十有八九,他在阐释中轴线申遗。

 

作为清华大学国家遗产中心主任,也是内容繁多的北京中轴线申遗文本编制团队的负责人,吕舟的专业性毋庸置疑。从二十世纪80年代至今,他已在文化遗产保护领域活跃了三十余年,主持、参与了多项中国世界遗产的申报,参与了国际古迹遗址理事会(ICOMOS)的世界遗产项目评审,作为专家参与了日本等多个国家的世界遗产咨询工作,主持了清华大学国家遗产中心的世界遗产大会观察报告项目,不断践行他对世界遗产内涵的认知和理念。

 

如今,在北京中轴线申遗过程中,吕舟更频繁地在文化遗产保护研究、专业论坛和大众媒体之间游走,更多地出现在普通公众的面前。他说,保护文化遗产,就是要让文化遗产最核心的价值“活”起来,让更多的公众参与进来。


9月15日,清华大学国家遗产中心主任吕舟接受新京报记者专访。新京报记者 王飞 摄

 

师承

主持“最伟大轴线”申遗文本

 

吕舟祖籍浙江,1959年生在北京。1978年,他考入清华大学建筑系。建筑系学制五年,第五年选方向时,吕舟选了建筑史,研究中国古代建筑和文物建筑保护。毕业后,他留校任教,教授建筑史相关课程。

 

身在清华学建筑、教建筑,吕舟深受中国古代建筑历史与理论研究的开拓者和奠基人梁思成的影响。吕舟的老师徐伯安先生,就是梁思成的学生之一。

 

1951年,梁思成在题为“北京——都市计划的无比杰作”一文中,赞美北京中轴线,“北京独有的壮美秩序就由这条中轴线的建立而产生”,北京“气魄之雄伟就在这个南北引伸、一贯到底的规模”,因为周围建筑前后起伏、左右对称的体形或空间的分配都是以这中轴线为依据的。梁思成指出和阐释了北京中轴线在城市规划、城市建筑上的价值。

 

约一甲子之后,2011年,北京市启动中轴线申报世界文化遗产工作,吕舟从梁思成手里接过“接力棒”,成为申遗文本编制团队的负责人。

 

吕舟认为,北京中轴线是中华文明和文化传统独特的见证,它展现了中华文明所构建的国家、城市和社会秩序,体现了“以中为尊”、追求均衡、对称之美的中国传统审美趣味。北京中轴线在7个多世纪发展过程中的不断完善和强化,见证了这种文化精神的传承与弘扬。

 

北京中轴线是对中华民族多元一体格局形成的见证,其在元、明、清三朝的创立、发展、强化,和它对三千年前周代都城秩序的尊重,清晰地表达了中华文明历经数千年的延续。北京中轴线还体现了中华文明信仰的包容性。如,天坛供奉昊天上帝;先农坛供奉风雨雷电、名山大川的河神水神、农神、岁神等;绮望楼供奉孔子;正阳门瓮城中的关帝庙、观音寺;故宫钦安殿供奉真武大帝;景山万春亭供奉的毗卢遮那佛都反映了中国传统文化的包容性。

 

从都城规划的方面,在元大都建设时先定城市中心点,再确定方位、宫殿位置等,形成中轴线上决定整个城市形态的建筑群。这是中国古代都城规划方法的重要转变和发展,在世界古代都城规划中具有突出的价值。

 

北京中轴线也是具有世界性影响的重大历史事件的发生地,无论是1912年中国结束历经2000年的封建时代;还是1949年新中国成立都对世界历史的进程具有重要的影响。

 

申遗文本是申报世界遗产的基本文件,申报世界遗产需要阐述遗产具有突出的世界性价值,申报的遗产有哪些构成要素?符合哪几条列入世界遗产的价值标准?是否具有完整性和真实性?是否有良好的保护状况?这些,都需要申遗文本来做准确的、完整的阐释。

 

北京中轴线申遗文本编制团队的成员,是吕舟在清华大学建筑设计研究院的同事。吕舟说,这个团队长期参与编制世界遗产地的保护管理规划,参与世界遗产的研究和申报工作。2013年开始,参与了世界遗产大会观察报告的工作,持续跟踪世界遗产的变化和发展。研究与实践的结合,令其迅速成长。

 

吕舟与团队成员关注最多的,是如何深刻、清晰地阐释北京中轴线所具有的突出的世界性价值,“相关的表述一直在不断调整,我们仍然在持续讨论,不断地补充、深化认识,直到申报文本提交的那一刻。”

 

北京中轴线世界遗产价值还要以最简单的语言表达出来,让所有的人都能够听明白。最终决定北京中轴线能否列入世界遗产的,是世界遗产委员会21个成员国代表。吕舟说,他们可能并非文化遗产保护专家,而是外交官。因此,申遗文本既要深入,也要浅出。

 

2022年10月1日即将实施的经北京市人大常委会审议通过的《北京中轴线文化遗产保护条例》,构建了北京中轴线保护的法律框架,是北京中轴线能够得到有效保护的法律保障。吕舟介绍,如果北京中轴线申遗成功,届时还可能根据中轴线列入世界遗产的相关决议,对条例进行补充。

 

吕舟说,北京中轴线是一个在当代依然有生命力的活态遗产,至今还在向南北延伸,深刻、持久地影响着北京城市的发展。

 

实践

让文化遗产“活”在人民的心中

 

吕舟原本的研究方向是建筑历史。1994年,做长江三峡淹没范围文物保护规划的经历,使他开始了文物保护领域的工作。

 

三峡工程淹没范围涉及8个县1000多处不可移动文物,这是一个庞大的数字。在国家文物局的组织下,国内众多相关学校和文物研究机构参与了对这些文物的保护。其间,吕舟负责了重点项目云阳县张飞庙(又名张桓侯庙)的保护规划和工程测算,随后他又承担了云阳县十几处地上文物的保护规划和保护方案设计。

 

20世纪90年代,是中国文物保护引入新的保护理念,探索保护方法的时期。吕舟说,在张飞庙的保护过程中,对张飞庙价值的研究影响了他对文物价值的认知。文物保护就是以文物的价值为基础,决定对它采取什么样的保护措施。

 

根据县志,云阳张飞庙历史悠久。东汉末年张飞在四川阆中被手下叛将所杀,叛将砍下张飞头颅投奔东吴,途中听闻吴蜀和好,就将张飞头颅抛进长江,后被云阳县渔民捞起,建起张飞庙。

 

吕舟回忆,当时的张飞庙是清末同治年间被长江洪水冲毁后重建的。现存建筑的历史并不悠久。加之张飞庙规模不大,也很难说有很高的艺术价值。但张飞庙在当地具有很大的社会影响,当地居民的各种事务都会祭拜张飞。当地人说,我们的脾气都像张飞。

 

鉴于当地人对张飞的普遍信仰,张飞庙与当地社会有极高的结合度,吕舟认为,张飞庙的主要价值是文化价值和社会价值。这一认识,决定了张飞庙的保护方案。不同的价值形成了一个开放的体系,共同影响着保护的决策。

 

对张飞庙的准确价值判断,为保护方案的制定提供了依据。曾有专家提出,可以将张飞庙就地“后靠”,也就是迁移到山上进行保护,这样迁移距离最短,环境的改变最小。吕舟则提出,云阳县老百姓搬到上游30公里处后,张飞庙会变成一个荒山古庙,这就切断了张飞庙和云阳县之间的联系,破坏了它的核心价值——社会价值。最终,经过各方讨论,张飞庙随云阳县城一起搬迁的方案被采纳实施。

 

在给张飞庙选址时,当地人都表示支持。异地搬迁后,张飞庙香火仍然很旺,张飞庙的文化价值、社会价值得以延续。张飞庙也从省级文保单位升格为国家级文保单位。

 

在保护文化遗产的价值前提下的合理利用,也是对遗产的有效保护。

 

2001年清华九十年校庆前夕,吕舟主持了清华大学工字厅的修缮保护工程。工字厅为清代王府园林,是建校前清华园的主体建筑。它曾被作为教师住宅、教室,接待过来访印度诗人泰戈尔等名人。修缮前这里被作为校长办公室使用。

 

修缮过程中,吕舟延续了工字厅的功能,仍将它定位为学校的礼仪中心,并将空调、暖气等现代设施融入其中,使之功能完善。2003年,这一作品获得联合国教科文组织亚太地区文化遗产保护奖。

 

之后,吕舟曾主持西藏布达拉宫雪城、山西晋祠、成都文殊院片区旧城、内蒙古成吉思汗陵、北京大学燕园主校区文物、山西五台山佛光寺、上海江南造船厂、北京天坛、甘肃炳林寺等诸多文物保护规划。

 

2008年,吕舟主持了“5·12汶川大地震”震后都江堰伏龙观、二王庙、平武报恩寺、安岳石窟、成都武侯祠、杜甫草堂修复设计等。其中,“都江堰伏龙观和二王庙修复工程”获2010年联合国教科文组织亚太地区文化遗产保护奖。

 

什么是文化遗产?吕舟说,它是文化在历史发展过程中的结晶。它所承载的历史文化价值需要获得阐释,它的保护需要社会的参与。北京中轴线如此,各类文物保护单位也是如此。“这些文化遗产,进一步塑造了我们的文化认同,鼓舞人们更好地投身北京的城市建设。”

 

吕舟说,申报世界遗产、文物保护,最终的目的是促进社会可持续发展。它是一个促进中华民族伟大复兴和人民更为美好的生活的途径。申报世界遗产是讲好中国故事,让世界增加了对中国历史、文化的理解。当下,国际遗产保护领域倡导“社区参与”。遗产保护需要社会的参与,遗产保护的成果也需要回馈社区。

 

眼下,吕舟正在主持一个国家社科基金重点项目,主题是加强社会力量参与文化遗产保护,“北京中轴线就是一个很好的实践案例”,吕舟说,很少看到一个世界遗产在申遗的过程当中得到社会如此强烈的反响和参与。

 

去年,北京市开展中轴线文化创意大赛,3个月的征集时间,收到约3.7万件作品。有的学校把中轴线贯穿到所有课程里。还有一位86岁的老先生给吕舟打电话,说做了一个中轴线上老北京生活的视频材料,自己配的音。

 

“这就唤起了一种文化自觉和文化自信。”吕舟说,通过中轴线、中轴线申遗,大家来认识北京,认识历史的北京与当代北京之间的关系,继而展望北京未来的发展。

 

交流

将申报世界遗产当做对话平台

 

2000年,在国家文物局领导下,中国古迹遗址保护协会制定了《中国文物古迹保护准则》(以下简称《准则》)。吕舟说,当时中国正在积极融入世界遗产体系,《准则》的作用就是把中国的文物保护法规和国际的相关原则结合起来。

 

随后,吕舟主持编制了《中国文物古迹保护准则案例阐释》,用80余个案例具体阐释《准则》要求。2005年,该项目完成后,对当时整个文物界的能力建设发挥了重要作用。

 

2007年,吕舟参与了五台山的世界遗产申报工作。当时,这是一个自然和文化双遗产申报项目。吕舟负责了文化遗产方面的工作。早在1982年,吕舟毕业实习就是在五台山,当时五台山独特的壮美景象深深地感染了他。2009年五台山文化景观的类型成功列入世界遗产名录。

 

“你要对它有真正的理解。你自己通了,就会很自信地把它当作世界遗产去讨论,只需要把想法说清楚就可以了。”吕舟说。

 

2002年以后,吕舟几乎参与了所有中国申报世界遗产的文化遗产类项目的评审、论证工作。

 

从2000年到2009年的近十年间,是中国遗产保护大发展时期,一些新类型开始出现,如乡土建筑保护,工业遗产保护,大运河文化景观、丝绸之路这种线路遗产等。2010年,吕舟作为起草专家参与了对《中国文物古迹保护准则》的修订,至2015年正式发布。回顾这一过程,吕舟认为,值得关注的有三方面内容:社会参与、价值、物质文化遗产保护与非物质文化遗产保护相结合。这是观念的进步,也是实践经验积累的结果。

 

修订后的《准则》也对北京中轴线申遗产生了直接影响。以前,文物毁了,按照原工艺、原材料、原位置重修,国内文物界的部分专家仍然认为它具有文物价值。吕舟说,按照新版《准则》,这类重建后的对象,不再具有文物的性质,而是一种展示。按照这一标准,北京中轴线南段重建的永定门也不应被认定为遗产构成要素。它的价值在于标定了北京中轴线的南端点。

 

在参与中国申报世界文化遗产项目的同时,吕舟也参与了其他国家世界文化遗产的咨询工作,他认为,世界遗产的申报过程,就是一个交流对话、增进理解的过程。原本,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就是把世界遗产当做一个文化对话、文化交流的平台。

 

自1985年正式加入《保护世界文化和自然遗产公约》以来,中国是全球“世界遗产”数量增长最快的国家,截至目前我国的世界遗产总数达56个,在数量上仅次于意大利。

 

吕舟表示,中国不仅将世界遗产公约视为专业平台,更将之视为国际对话交流的平台。2021年第44届世界遗产大会通过的《福州宣言》,反映了中国对未来世界遗产保护发展方向的理解。从可持续发展的角度,中国世界遗产的实践,展现了推动社区参与保护、在保护中复兴文化、推动地方可持续发展等鲜活经验。这些经验一定会对世界有所贡献。


9月15日,清华大学国家遗产中心主任吕舟接受新京报记者专访。新京报记者 王飞 摄

 

■匠心解读

如何理解匠心精神?匠心精神如何坚守,如何传承?


说起匠心,关键看他做了什么,他怎么样把一件事儿从构想变为现实,如何做到完美。什么是匠心?我觉得要看具体的人和事儿。不同的人有不同的天赋,有的人一生只做一件大事,有的人一生干成了很多件事。有的人做事细腻,有的人创意很多,各有各的匠心,没有固定模式。

 

■匠人心语

 

1.在生活和工作中,有哪些原则是您一直坚守的?

 

我们的文化对每个人都是有道德要求的。基于个人的教育、生活经历,就会形成为一种自觉,成为本心,自然地去遵守这些要求。以美好观照世界,我们的世界就一定是美好的。

 

2.您职业生涯中有过最艰难的时候吗?

 

人生是一个不断解决问题的过程。把寻求解决问题的方法视为一种快乐就不会有艰难感。我觉得,舍得是一种辩证关系,有些事要舍,有些事要得。如果你只想得,你肯定是很艰难的;如果你只想舍,你就一事无成。生活需要把握平衡,避免自己陷入困境。

 

3.您在职业生涯中获得的最大快乐是什么?

 

每做成一件事,我都挺快乐。有时候,碰到一个人会很感动,听到一首音乐会很愉悦……对我来说,没有什么是最快乐的。我觉得,人要有能力寻找自己的快乐,这样就处处都能发现美好的事物。当然,这不是说我不会生气,遇到这样的事,我会很快走出来,找到快乐的事物。

 

4.您希望未来取得怎样的成就,对未来有怎样的期待?

 

人总要不断地面对自己的未来。我们无法停留在过去。未来都是值得期待的事。在什么年龄就解决什么问题。年轻的时候,该干具体的事的时候,我就自己去干,到现在就让年轻人去干。要顺其自然。


■人物简介

 

吕舟,祖籍浙江,1959年10月生于北京,现任清华大学国家遗产中心主任,北京中轴线申遗文本编制团队负责人。2013年,吕舟获国际文化财产保护与修复研究中心大奖(ICCROM Award),系这一政府间国际组织成立63年来首位获奖的中国学者。他所主持的文物保护项目多次获得联合国教科文组织亚太地区文化遗产保护奖。此外,吕舟教授还兼任中国古迹遗址保护协会副理事长、中国文物学会副会长、中国建筑学会建筑史学分会理事长等多个社会团体的职务,是一位长期活跃在文化遗产保护领域的、具有国际影响的学者。

 

新京报记者 沙雪良

编辑 刘茜贤 校对 薛京宁

展开全文
全文
0字
您已阅读
%
打开新京报APP 阅读更多精彩资讯
相关专题

十年磨一剑——2022大国匠心特别报道

相关推荐
《万里走单骑》第二季今晚开播,感受“活着”的中轴线
北京
北京市西城区委关于十二届市委第十一轮巡视整改进展情况的通报
第一看点
北京中轴线申遗进入冲刺阶段 单霁翔:申遗过程也是保护的过程
北京
早安北京0209:最高温8℃;北京中轴线申遗进入冲刺阶段
北京
“双奥之城·看典”展示最美北京
北京
《万里走单骑》收官北京中轴线,单霁翔:文化节目要找准传播点
时事
专访北京市文物局局长:今年是中轴线申遗文本编制最关键一年
北京
2022北京中轴线特展开幕,钟楼等微缩景观亮相
北京
北京中轴线申遗文本已通过世界遗产中心格式审查
北京
北京琉璃河遗址将建国家考古遗址公园
北京

新京报新闻报料电话:010-67106710 (24小时)

新京报报料邮箱:67106710@bjnews.com.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