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京报客户端

好新闻 无止境

立即打开
我在非洲种玉米丨徐秀丽:“他们住最简单的房子但非常乐观”
新京报 记者 王巍 编辑 唐峥
2021-11-17 16:41
进入 乡影 阅读更多内容
徐秀丽第一次到非洲调研时,每天住在农场,早上六七点起床,走村串户,和农户们聊天,做访谈,吃过晚饭后就将白天的场景复刻出来,形成笔记。这是她第一次真正意义上在国外调研,也是最难忘的一次。

专访中国农业大学人文与发展学院/国际发展与全球农业学院教授徐秀丽。新京报记者 王巍 拍摄 制作 

 

新京报讯(记者 王巍)2013年2月至3月,徐秀丽第一次到非洲调研时,撰写了300多页的调研笔记。每天住在农场,早上六七点起床,走村串户,和农户们聊天,做访谈,晚上吃过晚饭,就把自己关在房间,将白天的场景复刻出来,形成笔记。这是徐秀丽第一次真正意义上在国外调研,也是最难忘的一次。“第一年先了解在当地的中国人,第二年进入非洲农村,了解非洲农民对中国援助的观点。当地人对中国人非常友好,他们住着最简单的房子,但对生活非常乐观。天很蓝,云朵高高在天上,下面住着一群热情好客的坦桑尼亚人。”徐秀丽说。


新京报记者 王巍

编辑 唐峥 校对 危卓

来阅读我的更多文章吧
王巍
新京报记者
记者主页
展开全文
全文
0字
您已阅读
%
打开新京报APP 阅读更多精彩资讯
相关专题

我在非洲种玉米

相关推荐
茨威格:被最喜欢的东西欺骗了,那就是我们的乐观主义|纪念
文化
在佩雅佩雅村 与坦桑农民一起种玉米
乡村
都市社会的烟火气,藏在城中村
文化
是人类认定了植物,还是植物“绑架”了人类?
文化
困在时间里的母亲
文化
为了忘却的记念:一百年前的“00后”,用墨与血书写了一个时代
文化
写作时,我要带走邻居家的猫丨专访托宾
文化
专访|石黑一雄:爱是抵抗死亡的武器,机器人的爱却是个悲剧
文化
无论是“凡尔赛学”还是高调炫富,方式可能都错了
文化
都市传说、新闻报道与非虚构写作:为什么我们总喜欢讲故事?
文化

新京报新闻报料电话:010-67106710 (24小时)

新京报报料邮箱:67106710@bjnews.com.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