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京报客户端

好新闻 无止境

立即打开
院士高考回忆录|吴天一:上大学时只有14岁,想参军改填年龄
新京报 记者 李玉坤 编辑 白爽
2021-06-07 19:40
进入 政聚焦 阅读更多内容
吴天一表示,期待有志学子未来选择到青藏高原建功立业。

“我这一辈子做的事就是保证青藏高原上人民的健康,所以我觉得这方面有很多事情可以做。这里可以闯出天下,能找出一些创新的道路,立业可以选择青藏高原。”

 

6月4日,高原医学专家、中国工程院院士吴天一接受新京报记者专访时表示,期待有志学子未来选择到青藏高原建功立业。

 

回忆上大学的经历,吴天一说,这与他上高中时就参加了抗美援朝的参军体检有关,“当时我的年龄太小,让护士给我多填了三岁。那个时候想到前线打仗,结果把我送到中国医科大学学习。”


考不上国立中学就去擦皮鞋挣钱

 

新京报:你能回忆一下自己的中学时代吗?

 

吴天一:1946年,我们家从新疆到了南京。我是塔吉克族,吴天一是我的“学名”,因为要到汉族地区学习了,父亲就说应该起一个“学名”。起名“天一”并不是想让我当“天下第一”,而是这俩字好写,笔画少。

 

那时,我家里穷,我父亲是公务员,母亲是小学教师,但已经失业了。家里娃娃也比较多,我母亲明确跟我说,家里没钱给我读中学,要是考不上国立学校,就去街上擦皮鞋,他们把擦皮鞋的箱子都买好了。当时,南京满大街都是坐在小凳子上擦皮鞋的小孩。

 

在这样的压力下,1946年秋天,我考上了当时的中央大学附属中学(现在南京大学附中和南师大学附中的前身),这所中学出的院士数量大概有六七十名了。

 

当时的这个考试,比考状元还难,当地的穷人、有钱人,抗战胜利后从重庆、贵州返回南京的人,都要考这个学校。我不夸大的话,大概一万人只录取一个,但是我考上了。

 

这个学校管吃、管住、管穿、管教,进去后啥都不用自己操心了,但只要有一门功课不及格,就会开除、降级,最主要是取消公费。其实,我小学时很调皮,但进入中学后读书很拼命,不然我丢掉公费资格就完了。


高原医学专家、中国工程院院士吴天一。新京报记者 李玉坤 摄


进入大学时,实际只有14岁

 

新京报:你是中国医科大学医疗系毕业的,1951年入学,但当年还没有全国统一的高校招生考试,你是怎么进入大学学习的?

 

吴天一:1949年4月23日,南京解放,我们学校里的地下党员看我挺积极的,就把我送到学习班去学习。之后,他们从中选拔了一些人,发展为新民主主义青年团团员,就是共青团的前身,我也在那时加入了。1949年10月1日以前,我还是地下团员。

 

后来抗美援朝,当时我才上高二,年龄不够、个头特别小,但我觉得我是新民主主义青年团团员,必须要参加。

 

我等到最后一天才去体检,觉得那时应该会松一点。结果护士长看见我就说“走走走,你这么小当什么兵啊”,跟电视里演的一样,我差不多要跪下了,我说我能长大,而且身体健康,让我查查行不行。

 

她被我缠得不行,就把我领到主检医师那里,医生看我还挺机灵,就让我检查了一下。因为我的实际年龄也太小,我就让护士给我多填了三岁。我的简历上写的是1934年出生,实际上,我是1937年出生。那个时候还是想到前线打仗,结果把我送到中国医科大学学习。

 

新京报:你在大学的学习生活是怎样的?

 

吴天一:我们是中央军委委托中国医科大学培养的一批军队的学生,因为要面向战争,当时的军医大学是三年制,但当时地方的医学院都是八年制的。

 

我上大学时,心里很紧张。我才读高二,其他学生都是高中毕业的,也有参军后转学医的。但是因为我中学学得扎实,所以不到一年我就超过了他们,还当了很多课代表,比如生理课代表、病理课代表、外科课代表。

 

最后两年,一年是临床实习,老师会带病人来上课,还有一年是生产实习,把学生分配给医生带,一般是有经验的老医生。

 

青藏高原很多地方都是科研处女地

 

新京报:对于即将走入大学的学生,你有什么想对他们说的吗?

 

吴天一:北师大曾经邀请我给他们的全体研究生作报告,我当时讲的最重要的一个内容就是,做科研要有真才实学,这是一个人最重要的品质,就像一个建筑物打地基一样,一层一层地建上去。说老实话,现在年轻人比较浮躁,急于求成,但是科学上没有平坦的路,需要一步一个脚印去走。

 

珍惜时间很重要,每个人时间都是一样的,这是最公平的。我这一辈子,每天都有自己的计划,每天完了要回头看一下,最近大部分都没做完。

 

一分一秒都是时间,整体的时间是一分一秒积累的,只有抓住一分一秒的人,最后才能走向成功。

 

新京报:你几乎在高原坚守了一辈子,取得了很多重要成果,你希望现在的年轻人来到高原创业吗?

 

吴天一:青藏高原这片土地是需要人的,这里是能让人大有作为的地方。对我来说,青藏高原的各种条件跟内地不能比,硬件、软件、团队、资金、各种信息都落后,但是,我比较勤奋,也比较努力,能看到一些超前的东西,所以评院士是一次评上的。

 

另外,从科学角度来看,无论是生态、生物,还是环境、地理、地质等,尽管现在在开展第二次青藏高原的考察,但也只能探索一部分,很多都是未知数,都是科学的处女地,有待开垦,期待有志者走上这片土地,来建功立业。

 

在这次两院院士大会中国科协第十次全国代表大会上,习近平总书记讲了一句话,跟我的专业有关系,“面向人民生命健康”,这句话我非常关注。这次用了生命健康几个字,就是说人不但要有健康的体质,还要有生命质量。

 

我这一辈子做的事就是保证青藏高原上人民的健康,所以我觉得这方面有很多事情可以做。这里可以闯出天下,能找出一些创新的道路,立业可以选择青藏高原。

 

个人简介

 

吴天一,男,塔吉克族,新疆伊犁人,中国工程院院士。高原医学事业的开拓者,投身高原医学研究50余年,提出高原病防治救治国际标准,开创“藏族适应生理学”研究,诊疗救治藏族群众上万名。青藏铁路建设期间,主持制定一系列高原病防治措施和急救方案,创造了铁路建设工人无一例因高原病致死的奇迹,被称为“生命的保护神”。80多岁高龄仍戴着心脏起搏器在海拔4500米以上的高原开展科研工作。荣获“国家科技进步奖特等奖”。


新京报记者 李玉坤 实习生 李子仪

编辑 白爽 校对 李立军

来阅读我的更多文章吧
李玉坤
新京报首席记者
记者主页
展开全文
全文
0字
您已阅读
%
打开新京报APP 阅读更多精彩资讯
相关专题

院士高考回忆录

院士高考回忆录

新京报新闻报料电话:010-67106710 (24小时)

新京报报料邮箱:67106710@bjnews.com.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