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京报客户端

好新闻 无止境

立即打开
外籍选手成内娱偶像选秀热门?不意外丨业内说
新京报 记者 杨莲洁 编辑 佟娜
2021-05-04 08:40
进入 点视机 阅读更多内容
选秀综艺今年走国际路线,一个重要原因是现阶段国人的大国荣誉感和文化自信心都很强,已经可以接受并欣赏多样文化的交流和碰撞。偶像选秀不是竞技类节目,每个人都有不同的闪光点。而且中国观众现在有充分的自信心和自豪感,大多数人都能直视差距。

中国偶像选秀节目在2018年出道即巅峰。今年是第四个年头。前三年同类型的节目都保持大致相同的风格和调性选手的平均素质虽然有所下滑,导致“续集”难以比肩“前作”,但靠着粉丝黏性依然能够一季接一季地做下去。虽然再没达到2018年的火爆程度,但也不乏一些“出圈”的表现,例如《青春有你》第二季“淡黄的长裙”,《创造营2020》“是我站得还不够高吗”。在看上去还可以继续办下去的背景下,多档偶像选秀节目在今年主动进行了大刀阔斧的改版。它们修改升级了赛制、把目光投向海外走国际化路线,导致海外选手参加中国选秀节目的人数激增。


力丸在节目里表现出色。


4月24日晚,《创造营2021》总决赛举办,最终成团出道11人,分别为刘宇、赞多、力丸、米卡、高卿尘、林墨、伯远、张嘉元、尹浩宇、周柯宇、刘彰,其中赞多、力丸、米卡、高卿尘、尹浩宇、周柯宇都是外国籍选手。筹备中的《亚洲超星团》《明日之子SUPERBAND》都在面向亚洲乃至全球招募选手……


为什么多档偶像选秀节目都选择在今年大动干戈,大举引入海外选手参与?今年来参赛的海外选手和之前几届的有何不同?国际化路线能否解决中国选秀节目普遍面临的瓶颈?新京报记者采访了《亚洲超星团》总制片人刘栋,《创造营2021》制片人多晓萌等相关人士来探究背后原因


甜美的蔡卓宜。


数量:51位海外选手国籍涵盖14个国家


新京报记者梳理了2018年至今的10档有影响力的偶像选秀类综艺,发现几乎每档节目都有海外选手,但今年不仅海外选手的参与人数剧增,人员类型构成上也更加多元。


纳入本次统计的51位海外选手,国籍涵盖了至少14个国家,包括泰国、马来西亚、俄罗斯、日本、西班牙、巴西、美国、英国、加拿大、乌克兰等。其中,亚洲国家国籍的海外选手人数最多:泰国籍的8人、马来西亚籍的5人,日本籍的16人,但绝大部分都出自今年的《创造营2021》;美国籍和俄罗斯籍的选手人数次之,分别有9人和3人。


米卡通过节目收获了一批粉丝。


从参赛时间来看,22位海外选手零散分布在2018~2020年期间的多档选秀类综艺里,占比不到总人数的一半;另外29位海外选手则集中出现在今年播出的《创造营2021》和《青春有你》第三季之中。尤其以《创造营2021》为最,这档自我定义为“国际青年文化交流男团成长综艺”的节目是今年海外选手人数激增的主因,参与的海外选手多达24名。

 

目前还不是海外选手人数增长的终点。另两档计划在今年播出的选秀类综艺《亚洲超星团》《明日之子SUPERBAND》目前均已进入筹备阶段,二者都把招募选手的范围扩展至了亚洲乃至全球。前者更是表示,要通过节目选出若干名能代表“亚洲娱乐水准”的偶像练习生成团出道。可以预见,随着这两档节目在今年下半年播出,参加中国偶像选秀综艺的海外选手人数还会迎来大幅增长。

泰国籍选手郑乃馨。

 

海外选手在中国选秀节目里也常有亮眼表现。马来西亚籍的尤长靖获得《偶像练习生》的第9名,作为NINE PERCENT男团成员出道;《创造101》泰国籍的杨芸晴和李紫婷分别以第8名和第9名的成绩加盟“火箭少女101”;《创造营2020》的泰国籍选手郑乃馨以第5名的成绩作为“硬糖少女303”成员出道,马来西亚籍唱作歌手朱主爱闯进了9强;《创造营2021》日本籍选手赞多、力丸凭借舞蹈实力得到了观众的认可……


构成:从外籍华裔到“老外”来跨界 


早期来中国参加偶像选秀节目的海外选手,多为外籍华裔。他们无论长相还是语言都和国内本土选手没有明显的区别。譬如《偶像练习生》的尤长靖是祖籍福建省的马来西亚华人,他不仅能说流利的普通话,还可以用闽南语交流;《创造101》的李紫婷是泰国籍华裔,父亲祖籍江西省。她从小能说一口地道的中文,还获得过中文歌曲大赛的冠军;《青春有你》第二季的黄欣菀,《少年之名》的黄俊融、孙英豪等海外选手,也都是中文交流无障碍的外籍华人。


《创造101》李紫婷祖籍中国。

 

但今年的海外选手,外籍华裔的数量变少了,真正的“老外”多了起来。《青春有你》第三季的桥本裕太,《创造营2021》的宇野赞多、近田力丸、井汲大翔、羽生田挙武、隅田隼平等,从名字就可以看出是日本籍的日本人;大卫和利路修虽然中文流利,但从长相就能轻易分辨出他们肯定不是华裔而是老外;安迪是来中国进修的乌克兰人,尹浩宇和高卿尘是努力学中文的泰国人……他们中的很多人此前不会说中文,需要一边参加节目一边克服语言壁垒,和其他学员交流一开始得依赖翻译的帮助。


《创造营2021》里,一直想退赛的利路修成为一个奇异的存在。

 

节目里少数精通中文的“老外”,大都是中国文化的仰慕者。毕业于普林斯顿的美国人卢克已在成都住了4年,对火锅等美食了如指掌,甚至还能用四川方言交流。他在节目里说:“很多人眼里,我是海外学员,但在我心里,我是一半的中国学员。我想要成为真正的成都人。”另一位海外选手俄罗斯人大卫,在中国生活了近十年。他是清华大学比较文学专业硕士毕业生、“汉语桥”冠军、各种电视节目里汉语流利的外国主持人,也是从小喜欢汉字,日常临帖欧阳询、王羲之“沉迷书法,不能自拔”的中国文化深度爱好者。

 

前几年参与中国偶像选秀节目的海外选手“专业”比较集中,多为歌手或练习生出身的准偶像”,有的甚至在参加节目前已经作为偶像团体成员出过道了:郑乃馨2015年就作为泰国女团MilkShake成员出道,杨芸晴2014年已经是女子演唱组合A.N.D成员,尤长靖2016年就是练习生团体Trainee18的成员。相比之下,今年的海外选手很多都是跨界而来:身高192的林豆是模特,没有唱跳经验;一之濑飞鸟是B站百万粉丝的美妆up主;利路修以前做代购,来创造营当翻译被“抓壮丁”参加选秀,但他的梦想是设计潮牌,并不想成为偶像。


杨芸晴在中国参加了《火星情报局》等综艺。

内因:选秀遭遇瓶颈,倒逼节目向海外引援

 

“练习生培训是个长期的过程。韩国的练习生培训一般都要闭门五年,这五年时间不参加任何节目,全封闭培训优胜劣汰,最后胜出的才有机会参加偶像选秀节目。但现在因为中国偶像选秀节目非常多,很多练习生才训练了三五个月就参加,表现出的水平肯定是非常参差不齐的。”阿里文娱优酷资深制片人、T Plus工作室负责人、《亚洲超星团》总制片人刘栋接受新京报记者采访时表示,偶像选秀最关键的是人,优质练习生资源的匮乏,倒逼国内偶像选秀节目为了保持水准不得不做出改变,把目光投向海外。

 

而练习生资源匮乏早已有迹可循。练习生培养模式起源于日韩娱乐公司,公司对练习生进行唱歌、舞蹈、演艺等各方面培训包装,少则三五年多则七八年,直到练习生素质成熟再由公司宣布出道,或通过其他节目或平台出道。


2018年以前,中国娱乐产业里没有练习生文化,甚至也缺乏完善的练习生培训机制,头部公司如乐华娱乐会选择送练习生去海外接受培训。2018年《偶像练习生》《创造101》的火爆固然让大众了解并熟悉了练习生文化,却也把为数不多的优质练习生储备消耗大半。之后几年的偶像选秀综艺里,“回锅肉”(多次参加选秀却未能出道的选手)逐渐成为高频词。实际的情况是,目前国内练习生的数量和水平,已不足以支撑每年若干档并仍在不断扩张的偶像选秀节目。

 

通过海外引援解决国内选秀人才匮乏的问题,《创造营2021》是第一个吃螃蟹的。谈起今年《创造营2021》做“国际团”的初衷,节目制片人多晓萌表示,“之前不管是从节目选角的角度来分析,还是每年去各个公司看准备选秀的情况来看,我们发现大家都进入了一个瓶颈期,需要加入更多的元素来刺激各方的发展。我们觉得做国际团是大势所趋,引入国际变量会推着整个行业往前继续跨一步。”另一方面,他也指出“创造营”系列步入到第四年,不论是观众还是制作者都容易产生观看疲劳,改变和创新也是节目生存的自身要求。

庆怜最终未能出道。

 

——改变和创新为什么会发生在今年?——

 

非常凑巧的一个情况是:今年爱优腾三大视频平台主导的偶像选秀综艺,不论已播出的《青春有你》第二季、《创造营2021》还是筹备中的《亚洲超星团》全都在选“男团”,但市场上男练习生的数量本就比女练习生要少。因为女生当中热爱唱歌跳舞的基数更大。男练习生人数本来就少,各方面才艺都拿得出手就更是不多。刘栋表示:“我们从《以团之名》开始就一直做男团,注意到这个行业(练习生)向来是女生比男生多。很多节目找来不是练习生出身的各行各业的选手参加,客观原因就是男练习生太少了,这是非常严重的问题。”三大平台的头部偶像选秀综艺今年齐齐选“男团”,对原本就匮乏的国内男练习生资源的索取达到了极致,加剧了“人才荒”也促使平台下定决心向海外引援。

 

外因:中国市场获得海外关注,更多的机遇吸引选手


不仅主导国内偶像选秀综艺的视频平台和制作公司有向海外拓展的内在动力,海外选手和他们的经纪公司同样也有到中国寻求发展的强烈意愿,双方可谓一拍即合。腾讯视频艺人经纪项目负责人龚雷透露,去年发布会上宣布《创造营2021》将要打造国际男团后,很多海外经纪公司主动来联系,希望参与节目。这样的积极反馈也让他对节目所要打造的“国际男团”输出到海外市场充满信心。《亚洲超星团》招募海外选手的过程中,刘栋观察到海外经纪公司对中国偶像市场的认可度相当高。即便在偶像选秀方面曾是我们学习对象的日韩娱乐公司,现在都非常愿意跟中国的视频平台、制作公司合作,输送他们的选手来参赛。

 

“海外经纪公司和国内经纪公司的诉求本质上是一样的,希望他们旗下的练习生通过参加这个节目走红,获得知名度,实现商业变现。”在刘栋看来,吸引海外经纪公司和海外选手的是中国庞大并仍在不断壮大的娱乐市场,这个市场的商业价值和影响力实际上已经超越了日韩。“在这样的市场下诞生的明星,能够获得的影响力一定是大于亚洲其他国家的。他完全有可能走出亚洲,甚至走向国际。之前我们和很多海外的演艺公司有过沟通,大家都认为已经很久没有出现过超级巨星了,下一个迈克·杰克逊应该会诞生在中国的市场。

 

对很多海外选手而言,本国娱乐环境竞争激烈,机会少出头难,职业发展受限。相比之下,中国广阔的市场能带给他们更多的机遇,具有强大的吸引力。《创造营2021》的泰国籍选手高卿尘就说起,他在泰国有过四次电视剧、二十次广告面试都被拒绝的经历,认为幸运几乎没有眷顾过自己,来中国参加选秀是希望继续自己的演艺梦想。另一位泰国籍选手尹浩宇向媒体直言:“我认为中国是世界上发展最快的国家之一,越来越好,不断在发展。我觉得不管对我,还是对其他人来说,在中国都能获得机遇。”日本籍选手赞多是最年轻的街舞世界冠军,但被认为在日本偶像界没有未来,他来中国参加选秀是希望能被更多人喜欢。


赞多选择来中国发展。

 

难点:多元文化融合成难点,实力参差引发争议


 从《创造营2021目前的“实验”效果来看,引入高水平海外选手走国际化路线,的确可以给选秀节目带来改变,某种程度上也能重新激发观众对于偶像选秀的好奇心和关注度,但同时也带来新的难题。比如,网友难免把海外选手和国内选手分成两个阵营进行比较,镜头多寡容易引发争议,并上升到对节目组“用心”的讨伐。海外选手与国内选手整体实力的差距更是加剧了这种争议。很多国内选手的支持者因此感到沮丧,认为海外选手的参与减少了国内选手通过选秀节目“被看到”的机会。

 

事实上,二者实力差距事出有因。海外经纪公司希望在中国偶像市场有所作为,选送的多为高水平选手;而国内练习生资源已被各种选秀节目消耗了4年,一时间难有同等数量和质量的选手与之匹敌。二者放在同一档节目里竞争,的确容易让人看到“世界的参差”。但多晓萌认为,这也给节目提供了更好的切入角度做“国际融合”。因为在“内卷”状态下,偶像选秀行业本身存在一些问题。国内的选手由于缺少竞争,不能真实客观地评价自己的实力,很容易认定自己就是最厉害的。“事实上山外有山,当你走出去面对全世界、面对更广泛的竞争的时候,还能做到是行业里最厉害的吗?”


尹浩宇被很多粉丝喜爱。

 

多名偶像选秀节目制作团队成员接受新京报记者采访时表示,之所以选择在今年走国际路线,一个重要原因是现阶段国人大国荣誉感和文化自信心都很强,已经可以接受并欣赏多样文化的交流和碰撞。“偶像选秀不是竞技类节目,每个人都有不同的闪光点。而且中国观众现在有充分的自信心和自豪感,大多数人都能直视差距,并不会觉得外国人比中国人强是很没面子的事。”刘栋用去年优酷的另一档综艺《这!就是街舞》第三季举例。节目邀请了法国街舞冠军布布参加,观众并没有觉得他实力强有什么问题,因为在大家心目中这本来就是国际化的节目。

 

——如何融合选手:从选角阶段就予以解决——

 

至于不同文化背景的选手怎样才能融合成一个偶像团体并持续运营,偶像选秀节目希望从选角阶段就予以解决。已播节目所选的海外选手多出自亚洲文化圈,少数欧美的非华裔选手,都是对中国文化有所了解的。筹备中的《亚洲超星团》更是从节目名字就圈定了海外选手的选角范围。刘栋表示,这是从中国观众的文化接受层面考量决定的。“亚洲这些中国周边的国家,彼此有相通性,文化潮流互相影响。当下,观众们更希望看到不同文化背景选手之间的融合交流,以及一支有世界级影响力的亚洲男团。我们做节目的初衷,也是希望能将亚洲的潮流文化展现全世界的年轻人。”


新京报记者 杨莲洁

编辑 佟娜 校对 陈荻雁

 

 

 






来阅读我的更多文章吧
杨莲洁
新京报记者
记者主页
展开全文
全文
0字
您已阅读
%
打开新京报APP 阅读更多精彩资讯
相关推荐
没人不想出圈,但他们更希望街舞文化出圈丨舞者说
娱乐
“代拍”江湖:哪来年入百万,多方乱象难改
娱乐
杨超越的烟盒与偶像的失格:人设契约下的新偶像文化
文化

新京报新闻报料电话:010-67106710 (24小时)

新京报报料邮箱:67106710@bjnews.com.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