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京报客户端

好新闻 无止境

立即打开
藏东第一哨的雪域巡逻:背着35斤行囊,4天翻过5座雪山
新京报 记者 陶冉 王瑞文 编辑 李凯祥
2021-04-06 15:08
进入 拍者 阅读更多内容
来到哨所的每一名战士,在踏上边境前,就得学会那句流传至今的口号,“宁可雪域埋忠骨,绝不丢失一寸土”。


△ 巡逻官兵艰难地爬雪山。(本文图片均拍摄于2021年3月)摄影 / 新京报记者陶冉  文字 / 王瑞文  实习生 / 谢婧雯


这里是西藏最东的边防哨所,海拔3485米,少有地方比这里的雪季更加漫长。驻扎在此的战士,早就习惯了一年至少6个月的封山期。


2021年3月,日东哨所的战士按照惯例,执行一次为期4天的武装巡防任务。此次巡防,他们要背着35斤重的行囊,翻过5座雪山,穿越丛林、沼泽、溪流等地带。


“雪域孤哨”


抵达这里需要些耐心。5年前,甘宜鑫和战友们颠簸了11个小时,汽车在秃山和悬崖上拱出无数条脉络,才走到这个海拔2800米的边境县城——察隅。


县城再往东走一百多公里山路,就能找到叫“日东”的村落。50多间民房的最东边,矗立着西藏边境线最东的边防哨所。


△ 大雪中的日东哨所。“日东”在藏语中意为“群山环绕中的高地”。未建哨所之前,只有一排士兵在此驻守。


去年8月,甘宜鑫被所在边防连队派往日东哨所,担任第35任哨长。他对这里不算熟悉,只知道很长一段时间里,日东哨所因“条件艰苦”而闻名,大雪只会在夏季停止光顾。


1951年,一支部队挺进察隅县,在每年雪山开山之际,派出小分队驻防日东。中印边境自卫反击战后,日东边防连正式设立。从此这里担负起中缅边境西藏段的防务,定期在通外山口进行武装巡逻。


△ 出发前,官兵们在哨所内整理装备。


△ 哨所内的官兵整理装备准备巡逻。


边防任务从一开始就与壮烈相伴。经过两批官兵近十年的努力,44号界碑于1961年按原计划竖立在雪山上。


△ 雪后天晴的日东哨所。1963年,日东哨所才拥有自己的营房驻地,来年春节,才造出一间石头营房。如今,一切都便利起来,公路通了、信号有了、电来了、食堂伙食也变好了。


“最难走的路”


对新兵而言,边境只是地图中的一条曲折线,界碑是很难找到的某个点。


到达日东的第一个月,甘宜鑫就赶上“武装大巡逻”。负重35斤,全程260公里,耗时4天4夜。


△ 运送官兵的车辆前往巡逻区域。战士们先乘车赶到边境某地,然后再向巡逻目的地徒步挺进。


△ 运送官兵的车辆行走在布满积雪的道路上。


△ 官兵在雪山上巡逻。


大山不接受外力,只能一脚一脚地蹬。甘宜鑫觉得,这是一条“最难走的路”。他的巡逻经验不多,第一次参加边防巡逻时,“崩溃到一步也不想迈”。他看到身边的战友抽筋倒地,然后扯下绑带把小腿肌肉勒死,又走了两个小时。


△ 巡逻路上突降大雪,官兵冒雪执行巡逻任务。


△ 官兵在雪中行走。


△ 巡逻路上战友相互帮助。


走过900多公里巡逻路的老兵李翌说,想要通过这样的山口,需要些智慧。


“雪冻得很硬,前面的人在上面敲一个窝,铲出脚印,后面的人就踩进雪窝窝往上爬。”但这样的方法也不保险,还是常有人滑下雪坡,摔伤手脚。


△ 巡逻官兵沿途攀登高山。


△ 齐腰深的雪中,后面的战士帮开路的战友拖住背囊。


△ 官兵列队通过巡逻路段。


一天的巡逻结束后,战士们会在山上就地休整,把湿透的衣服架在火堆旁,然后挤挤脚上的水泡。像李翌这样的边防老兵,关节早已经不住风雪,半月板磨损带来的刺痛要在下一次出发前才能消退。


△ 抵达休息点后,巡逻官兵搭建临时帐篷。


△ 官兵正在吃晚饭。在物资匮乏的年代,雪山带来的危险还有饥饿。未通公路时,这段巡逻路要走6、7天,战士的干粮吃完后,就得在雪山上找吃的。


△ 饭后,官兵们烤火取暖。


路似乎没有尽头,翻过雪山,还有冰湖、乱石,雨林里的毒蛇、蚂蟥让人束手无策。每爬一段,就总有新兵喘着大气发问,“还有多久到?”“走一半了”、“就快到了”,老兵们习惯地抛出谎言。


△ 战士巡逻时得常和溪流打交道,河床上石头尖锐,他们只能穿着鞋趟过去。


△ 3月的水温还在零下,一脚踩进河里,水流钻进靴子里,刺痛难忍。趟过一条河,战士们就迅速脱下靴子把水倒出来,然后穿着湿鞋,继续赶路。


巡逻的终点,在南泥拉山口一个立着“44号界碑”的地方。


甘宜鑫第一次走到这里时,忍不住盯着那个灰色水泥桩。他和战友们要在这里完成一个传承多年的仪式。战士从背囊里取出油漆,每个人都要上去刷几下。然后大家拽一拽湿透的军服扣好衣领,把国旗展开。


军人誓词在寂静的山谷里格外响亮。甘宜鑫说,这段烂熟于心的誓词只有在入伍、授衔和特殊活动时才会念出来,来到这里的人,能多一次机会。


日东“村民”


很难让军人去表述一些具体的情感。


每次走到界碑的时候,甘宜鑫都想把自己的辛苦和自豪告诉家人,却不知道怎么形容,“该说些什么呢?只能说祖国的边境线也有我的一份努力。”


△ 巡逻结束后,车辆运送巡逻官兵返回哨所。


甘宜鑫有个8个月大的女儿,父女俩至今只有一面之缘,视频画面里的小宝宝跟他总是不够熟络。他不知道自己还会在边境坚守多久,只是盘算着,“等女儿长大后要带她来这里,看看爸爸曾经走过的路,或许就能理解我了。”


没有巡逻任务的日子,甘宜鑫觉得自己更像日东的村民。生活条件好起来后,他觉得“雪域孤哨”已经不再孤寂。在驻防的半年时间里,他空暇时就会在村里走一走,现在已经能认出大半村民的脸。


△ 居住着两百多名藏民的日东村,因为交通闭塞,村民只有重病才会下山,平时小病就到哨所找军医。


△ 曾经救下4名中毒战士的老阿妈,今年生了一场病,官兵到老阿妈家探望她。虽然病着,但临走时老阿妈起身攥住了官兵的手,递上酥油茶和糌粑。


△ 2020年,日东哨所为了解决供给建了菜棚。叶菜在这里是稀罕东西,战士们种出一茬菜就送给村民尝鲜。


藏民的热情也表露得直接。有一次,哨所修理庭院被村民看到,之后几乎整村的人都来帮忙,还有人开来了铲车。人们来得快,散得也快,“在这里,互相帮忙成了一种习惯,我们从不用说谢谢。”


-The End-

摄影:新京报记者陶冉

文字:新京报记者王瑞文  实习生 谢婧雯

版面责编:李明

版面图编:刘晶

本文编辑:李凯祥

校对:杨许丽


展开全文
全文
0字
您已阅读
%
打开新京报APP 阅读更多精彩资讯
相关专题

身后是我的国

相关推荐
藏东第一哨的巡逻路
时事

新京报新闻报料电话:010-67106710 (24小时)

新京报报料邮箱:67106710@bjnews.com.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