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京报客户端

好新闻 无止境

立即打开
明星直播间风口期已过,别玩票、得把它当事业来做丨从业者说
新京报 记者 张赫 张坤玉 编辑 吴冬妮
2021-03-17 23:34
进入 全明星 阅读更多内容
随着疫情趋稳,近半年间,艺人的工作回归正轨,直播也由临危受命的主业正式退居二线。不少艺人离开“直播一线”,还有一些艺人彻底离开这棵“救命稻草”。

随着疫情趋稳,近半年间,艺人的工作回归正轨,直播也由临危受命的主业正式退居二线。不少艺人离开“直播一线”,例如陈赫、戚薇、胡海泉等,每月仅保留一至两场直播,王祖蓝上一次的直播还停留在2020年12月底;还有一些艺人彻底离开这棵“救命稻草”。


真当事业来做,才能存活于此


2020年10月20日,胡兵在横店剧组拍戏,直到21日凌晨1点收工。他迅速坐上车,3点抵达位于杭州的直播棚内——胡兵“双十一”狂欢节的主要阵地。来不及休息和补觉,他便开始和工作人员对21日晚“双十一”定金首日的直播台本,并为10月27日的第二场直播选品,一直持续到早上7点。五个小时的短暂休息后,中午12点胡兵再次现身直播间参与当天的直播彩排,检查确认灯光、装潢、台本等一系列细节。直到晚上19点30分,直播开始,胡兵从舞台上有仪式感地走到直播位,围巾、项链、包包、服饰日用品等26个产品逐一上架。整场直播持续了近5个半小时。22日零点30分胡兵下播,但工作并没有结束,来不及卸妆的他,抓紧时间和团队确认10月27日的直播台本以及11月1日的直播选品。直到22日早上7点,他坐车回到横店继续拍戏。足可见胡兵对其直播间的用心程度。


如今很多艺人都是兼职直播,但实际上真正能做下去的人,至少要为这份工作付出足够的时间和精力,而不是玩票。“做直播,明星一定要当作一份事业,才能长久。”MCN公司银河众星联合创始人庄主说道。“向美好出发”直播间,采用周播形式,一周一次或一个月三到四次,但汪涵会提前为直播预留出足够的准备时间,“我们会合理规避掉明星排期冲突,但艺人也不是有空才来做,胡兵会主动推掉很多的戏约和演出活动 ,从而保证直播间品质。”


华少正在为直播做准备。


华少则创立了一家全新的MCN公司,成了电商直播的创业者。“我不是来收割的,我也从来没有把自己当做一个明星直播。我是电商直播公司的创始人,同样也是生产工具,我更在乎的是怎么把每一场做好。


华少坦言,当风口过去,直播不再是明星生存、曝光、盈利的新机会,大家重新复工后,其实很多艺人对销售这件事是不擅长的。“因为大部分艺人的生活状态、生活逻辑都不一样,你觉得你讲得很好,不代表大家会买。”而成为创业者,华少看得更长远,在他的愿景中,他希望自己的直播事业至少要做三到四年,未来能通过积累用户,打出“肥仔华百货公司”的品牌,开发自己的品牌供应链。


李静在为即将到来的直播做选品工作。


如今,李静也在直播间找到了自己的节奏,并认识了一群生活习惯、消费习惯都与其很接近的粉丝。当粉丝累积到一定程度,很多产品李静不介绍,粉丝也会买单,他们喜欢听李静讲更多关于生活态度,关于产品延伸出来的知识。而李静在生活的每时每刻,也都习惯性地会为直播间“选品”、赋能,例如春季期间,李静看到某公号的一篇文章提到:老年人50%摔倒都发生在家里。留言里很多人都在问,怎么选防滑拖鞋。于是李静让工作人员特意挑选了一款防滑拖鞋在直播间上架,加之李静关于这篇内容的分享,那天拖鞋卖得特别好,“我希望通过我的直播间,能让更多人像我一样精力充沛,即便到了老年,也不是一身病,而是有质量地活着。”


直播也已经成为大左日常工作的重要组成部分,“每个月至少不低于12到15场。”而这对于还要兼顾主持和拍戏工作的他来说,工作强度还是很大的。2020年复工后那段时间,他几乎每天早上4点多起来拍戏,收工后再准备直播,直播完就已经是夜里了。“2020年是我长这么大最累的一年。”大左深吸了一口气说。


此时入局比去年初难度更大


主持人华少最近常常接到明星朋友的电话,“哥,要不咱们合作?”各种合作形式的邀约都有,包括走穴、投资、加盟等等。但大部分他都婉拒了。原因大多由于他的MCN公司在杭州,但艺人们都在北京,两地合作是件压力很大的事,“我们还是想做一份长久的事业。”


而对于明星朋友当下入局直播间,华少也会给出中肯的建议——现在并不是最好的时候。“第一,现在已经不是最佳风口了,比过去(刚开始的时候)要更难一些。第二,直播的翻车其实对艺人来讲,带来的后续影响不太好,而且会变得越来越大,压力也很大。第三,组一个自己的MCN,做一个直播间,要付出很多努力,除非有很专业的人帮你,否则起步阶段还挺难的。”华少坦言,如果只是想来跨界尝试,他很愿意为朋友们提供帮助,但真要迈出直播创业那一步,还要多加考虑。


华少欢迎朋友来自己的直播间做客,但不建议明星现阶段入局做直播间(图为:华少与张翰一同直播)。


朱丹也认可,明星来直播间要慎重,需要对你未来的职业规划非常清晰。“像我去年一年,到了怀孕中后期确实经常停播,对直播间是有影响的。所以如果你已经有非常密集的其他工作,就不要再进入直播了。”在朱丹看来,明星入局直播,一定在某种程度上是为了赚钱,但这个钱不会比平时的演艺工作轻松,甚至身体透支会更加严重,这也是她建议朋友们慎重选择的原因,“它频次很高,准备工作很多,而且每天要长时间说话。对身体的消耗也很多,赚不赚钱,还要看你的销量。”


“我觉得还好,还不算晚。”MCN公司银河众星联合创始人CEO庄主则表达了他对行业的看法。在他看来,从2020年银河众星需要通过平台寻求艺人合作,到如今艺人主动躬身入局,明星直播带货近一年的发展还是得到了艺人圈及品牌圈的认可。即便当下,直播领域确实发展出了各式各样的明星直播间,即便当下想入局,难度会比去年初更大,但若明星可以把直播当作事业,在每一直播阶段认真介入,塑造成功的直播形象,还是可以达到一个理想的状态。


“电商的正规化,以及线上消费成为消费者生活方式的重要组成部分,直播间还存在需求。而明星对品牌的赋能,以及明星与用户之间的连接,也是明星直播间发展的重要因素”。庄主表示,“明星直播间在未来仍具备长远的发展空间”。


新京报资深记者 张赫 张坤玉

首席编辑 吴冬妮  校对 赵琳

展开全文
全文
0字
您已阅读
%
打开新京报APP 阅读更多精彩资讯
相关专题

明星直播间里的得与失

相关推荐
直播间里的12岁少年
时事
2016中国创投关键词
综合

新京报新闻报料电话:010-67106710 (24小时)

新京报报料邮箱:67106710@bjnews.com.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