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京报客户端

好新闻 无止境

立即打开
李晓峰:脱贫攻坚评估入户调查时会进行“清场”
新京报 记者 曹晶瑞 编辑 唐峥
2021-02-25 18:38
进入 乡闻 阅读更多内容
李晓峰称,实地评估时,评估队伍主要采用座谈访谈和入户调查相结合的方式进行,其中,入户调查是整个评估流程中非常重要的环节。

新京报讯(记者 曹晶瑞)今日(25日)上午,全国脱贫攻坚总结表彰大会在北京举行,曾多次参与精准扶贫工作成效第三方评估和贫困县退出第三方评估工作的中国农业大学经济管理学院副教授李晓峰准时守候在电脑前观看直播。“真正参与到脱贫攻坚评估工作后,才更真切地体会到‘脱贫攻坚是以习近平总书记为核心的党中央做出的英明决策’这句话背后实实在在的分量。”李晓峰表示,脱贫攻坚取得今天的成绩非常不易,也是必然的。


中国农业大学经济管理学院副教授李晓峰。受访者供图

 

第一手评估材料是这样获得的

 

从2018年6月开始,李晓峰分别带队完成了江西、河北、河南、吉林、山西和陕西等6个省、17个县、400多个行政村的第三方评估任务,以及江西、内蒙古、河南和吉林等省23个县第三方评估督导任务。

 

“从前期组建评估队伍、评估队员培训和考核,再到实地评估,以及最终撰写报告,整个过程都有一套非常完备的体系流程。”李晓峰称,评估队员经过层层筛选和系统专业的培训,考试合格后才能上岗。实地评估时,评估队伍主要采用座谈访谈和入户调查相结合的方式进行,其中,入户调查是整个评估流程中非常重要的环节。“一般情况下,根据评估任务要求,在每个县5天左右的评估时间里,要抽查走访24-26个村,入农户1400-1600户。入户调查不仅是简单地填写调查问卷,还会观察居民家中的环境布置,与村民们进行深入的交流,甚至有时还需要根据实际情况,现场联系农户的亲友或者访问邻居核实情况,这样才能详细、全方位了解农户家庭情况,把最客观真实的一面呈现出来。如果还有情况没有核实清楚,评估队员还要到村委查阅档案,甚至访问相关的行业部门,工作强度可想而知。”李晓峰介绍,为了保证调查的真实性,评估队员一般两人一组,且每次入户都会全程录音录像,与评估问卷一起上传评估系统,留好第一手资料。所有调研队员在入户调查非常认真敬业,为了能够取得更详细准确的信息,他们有时还会返回农户家中进行情况核实,经常回到酒店都到了晚上9点,顾不上吃晚饭又接着开会讨论,上传完问卷和资料,经常到凌晨2点以后。


李晓峰实地调查。受访者供图

 

为了保证评估工作精准、真实,入户调查去哪个村、去哪户,都是随机抽取的。“最开始评估的时候,我们规定最早在进村入户调查前一天晚上10点半才能告知被评估县第二天去走访的村名单,到村后再具体确定访问的农户。后来发现,有个别地方在晚上知道村名单后会连夜到村里做农户的工作,希望能多说好话。但实际上,在科学完整的评估体系面前,即便提前做了工作,也是徒劳,完全不会影响我们最后的评估结果。发现这一情况后,评估团队就规定最早当天早6点30分才告知村名单。


“有人可能会有疑问,为何不能直接到抽查的村开展评估工作,完全不告诉被评估县?因为评估队员到村后,实际走访的农户名单需要从全村居民的花名册中随机抽取,花名册的准备是需要时间的。为了提高评估工作效率,需要给村里留出一定准备花名册时间。”李晓峰说。具体抽查走访的村名单是按照评估检查规程经过科学方法抽取的,而抽查走访的具体户名单也全部是按照科学规范的方法到村后抽取的,也就是说即便是评估队员到村前也不知道自己具体走访哪一户。当然,在整个评估过程中每一个评估队员都需要处理可能发生的干扰评估的问题,例如,在评估开始并“清场”后,有些向导会返回偷听评估队员与农户的交谈;为评估队员带路的向导为了给其他人争取时间去做农户工作而故意绕路;有些可能存在问题的农户“恰好”不在家,评估队员没法访问;个别村一开始可能会提供“有筛选”的花名册,等等,针对所有可能情况,评估团队实际上也早都有相应的“预案”和解决机制。

 

和被评估县“把丑话说在前头”

 

“第三方评估时,主要指标是综合贫困发生率,参考指标是脱贫人口错退率、贫困人口漏贫率和群众认可度等几个指标。”李晓峰告诉新京报记者,综合贫困发生率指建档立卡未脱贫人口、错退人口、漏评人口三项之和,占被评估县的农业户籍人口的比重,原则上应低于2%(西部低于3%)。脱贫人口错退率指抽样错退人口数占抽样脱贫人口数的比重,该指标主要针对建档立卡贫困户中的已经脱贫的农户,看其是否真正实现脱贫,原则上应低于2%。贫困人口漏贫率指调查核实的漏评人口数占抽查村未建档立卡农业户籍人口的比重,该指标主要针对非建档立卡户,看是否存在实际很贫困却没被列入到建档立卡贫困户名单中,原则上应低于2%。群众认可度是指评估时调查对象(包括脱贫户、非建档立卡户、县乡村干部、县乡人大代表及县政协委员等)对被评估县脱贫攻坚成效和对脱贫退出等方面的认可情况,是通过多指标加权平均计算的结果,原则上应达到90%。

 

在实际评估过程中,也会遇到一些“小插曲”。例如,前面提到的评估开始并“清场”后,向导可能会返回偷听的问题。为了最大限度地提高工作效率,评估队会请村里安排专门的向导为评估队员带路。按照评估规程要求,向导把评估队员领到农户家里做相应介绍后就需要离场,尤其是评估工作开始后,评估队员需要“清场”,整个入户调查过程,只有评估队员及农户家庭成员在场,这样可以很好地避免向导在场会影响农户表达真实想法。然而,有些向导在离场后又会偷偷返回,想听听农户具体说了啥。遇到这种情况,评估队员会第一时间请向导离开。“如果向导在劝离后再次偷偷返回,就会被认定为干扰评估,直接影响整个县的评估结果。”李晓峰称。


李晓峰到村民家走访。受访者供图

 

按照评估规程,在进入到被评估县后,会先召开被评估县全县干部对接大会。李晓峰和评估团队核心成员在会上和摘帽县四套班子主要成员、委办局和乡镇负责人等进行沟通交流,听取县委书记扶贫工作汇报,并向摘帽县介绍评估目的、内容、方式方法等情况,着重强调评估纪律要求等。李晓峰也会把多年评估中出现的构成干扰评估的事件当作案例提前在对接大会上进行分享,即“把丑话说在前头”,避免被评估县用任何不必要的方式影响评估工作。

 

内心一次又一次被震撼

 

当然,在参与脱贫攻坚评估工作中,李晓峰遇到的更多的是感动,从一个又一个真实的脱贫故事到一位又一位坚守在脱贫一线的扶贫干部,李晓峰内心一次又一次被震撼。

 

“评估期间,每天早上五六点就要起床,忙碌到晚上11点、12点是常事。查阅资料、实地调研、座谈访谈、开当日总结会、筹划次日工作……但与常年坚守扎根在脱贫工作一线的人来说,这些真的算不得什么。”李晓峰说。

 

先后带队访问2万余农户并完成调查问卷,与2000余名县乡村等各级干部座谈;完成多个县第三方评估实地督导、贫困村定点监测和深度贫困县预警监测督导任务;完成湖南省湘西州脱贫攻坚案例总结,间走访多个县访谈各级干部、实地看扶贫脱贫项目。李晓峰称,脱贫攻坚让贫困人口的生活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真正参与到脱贫攻坚第三方评估工作后才深刻理解扶贫干部‘舍家’‘白加黑’‘5+2’的工作作风,同时凝聚全社会力量通过各种方式帮助贫困人口从根儿上摆脱贫困、过上好日子,我真切地体会到脱贫攻坚是以习近平总书记为核心的党中央做出的英明决策’这句话背后实实在在的分量。”


李晓峰参加研讨会。受访者供图

 

截至目前,李晓峰共为国务院扶贫办和各省扶贫办提交评估报告、案例报告等20余份,梳理和总结各地脱贫攻坚典型案例及工作经验,综合研判贫困地区脱贫攻坚中存在的问题,并统筹提出切实可行的对策建议,这些报告作为党中央、国务院考核各地党委、政府精准扶贫工作成效的重要依据,为各地推进精准扶贫工作提供了重要参考。


李晓峰被授予“2019年扶贫开发工作成效第三方评估先进个人”称号。受访者供图

 

2020年国家精准扶贫工作成效第三方评估启动会暨培训会在中国科学院地理科学与资源研究所顺利召开。会上,国务院扶贫开发领导小组办公室对2019年国家扶贫开发工作成效第三方评估工作进行了表彰,李晓峰被授予“2019年扶贫开发工作成效第三方评估先进个人”称号。


新京报记者 曹晶瑞

编辑 唐峥 校对 李项玲

来阅读我的更多文章吧
曹晶瑞
新京报记者
记者主页
展开全文
全文
0字
您已阅读
%
打开新京报APP 阅读更多精彩资讯
相关专题

楷模的力量——全国脱贫攻坚先进表彰大会

相关推荐
湘西女教师发文事件:被“扶贫”“检查”拖延的乡村教学
时事

新京报新闻报料电话:010-67106710 (24小时)

新京报报料邮箱:67106710@bjnews.com.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