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国政协委员韩鲁佳:农业机械化对保障粮食安全至关重要
新京报 记者 周怀宗 编辑 唐峥
2020-05-21 17:54
进入 乡论 阅读更多内容

新京报讯(记者 周怀宗)受疫情影响,国际市场波动频繁,粮食安全直接影响着后疫情时代的社会稳定和发展。5月21日,全国政协委员、中国农业大学教授韩鲁佳在接受新京报记者采访时表示,“必须加快农业机械化、智能化的发展,不断创新和完善农机社会化服务体系建设,为藏粮于技、藏粮于地,保障粮食安全提供强有力的农业装备支撑,是这场疫情给我重要的启示”。

 

全国政协委员韩鲁佳。受访者供图

 

以社会化服务提升农业机械化水平

 

随着农业现代化程度的提高,我国东北、华北等主要粮食产区,农业集约化和规模化的水平日渐提升,大机械作业普及程度极高。然而,在西部、南部丘陵、多山地区,农业机械化的水平仍旧不足。

 

农业机械化是农业现代化中重要的部分,然而,限于自然环境、土地状况等,农业机械难以到达的区域,如何实现现代化?韩鲁佳表示,“目前小麦、水稻、玉米三大主粮生产基本实现了机械化,但不同品种作物间、不同农业产业间、不同区域间农业机械化发展还很不平衡、很不充分。棉油糖综合机械化率低于70%,果菜茶等作物的综合机械化率不到40%,畜牧业、渔业、农产品初加工、设施农业综合机械化率只有35%左右,丘陵山区和平原地区差距巨大。实现农业机械化全程全面高质高效,满足农业装备产品的有效供给,必须多措并举,不断提升农业机械化科技创新能力,加强我国农业装备和农业机械化薄弱环节的科技创新,强化农业机械化各级各类人才培养,加快实施丘陵山区宜机化改造和高标准农田建设等”。

 

大型农业机械的作业,往往要求大片平整的土地,韩鲁佳说,“‘以小农户为主体的农业现代化’是我国农业现代化发展的现实途径,而一家一户的农业生产方式严重制约着农业机械化功能作用的充分发挥。我们必须立足国情,走中国特色的农业机械化发展道路,通过农机社会化服务体系的创新实现机械化作业的规模经营,提高农业机械化水平。”

 

高端农业装备我们仍有差距

 

藏粮于技,技术的进步带来生产力的提升,数十年来,我国农业技术发展迅速,不少领域已经处于世界顶尖水平,但也有不少领域,技术水平仍有上升空间。

 

韩鲁佳说,“发达国家新一轮农业机械智能化、信息化以及先进制造和设计技术的应用,使其产品逐步占据了全球农机制造业价值链的高端。我们在东北这样的垦区,可以发现,进口的大型先进农业装备大量应用。比如大型拖拉机,既马力足够、操控稳定,还环保达标,这涉及动力、排放、核心部件以及基础元器件制造等多方面的工业技术储备。因制造、工艺、材料与世界一流水平存在一定的差距,我国农机产品可靠性亟待提高”。

 

实际上,随着我国工业水平的不断提升、相应技术的储备增强,我国农机制造业发展迅速,韩鲁佳说,“中小型农机,市场上仍以国内产品为主,大型高端农业装备的制造,近年来取得了一些明显的进步,但还需要一定时间的积累和发展,才能跟上国际一流水平”。

 

值得注意的是,近年来,我国智慧农业发展速度较快,韩鲁佳说,“智慧农业是现代农业发展的高级阶段。当前有很多地方已经在开展智慧农业的试验示范以布局未来农业。当然,也要认识到,我国智慧农业刚刚起步,要重视基础性的科学数据的积累”。

 

疫情后粮食安全要求更高

 

今年以来,受新冠疫情影响,国际粮食市场波动频繁,韩鲁佳认为,这场疫情告诉我们,保障粮食安全至关重要,而在保障粮食安全中,农业机械化的作用非常重要。

 

疫情发生后,一些国家先后宣布禁止粮食出口,这也确实引发了关于粮食安全的关注和讨论,韩鲁佳说,“当前,我们的口粮是安全的,但对养殖业的冲击令人担忧,要警惕疫情常态化防控背景下可能形成的新的‘粮食贸易壁垒’。我国大豆的进口依赖度很高,大豆供给如果出现波动,直接影响养殖业的生产成本”。韩鲁佳说。

 

如何更好地保障粮食安全,韩鲁佳认为,加快促进农业装备和农业机械化又好又快发展,不断提升农业机械化水平,是非常重要的一环,她说,“藏粮于技、藏粮于地,迫切需要农业装备和农业机械化技术的强有力支撑。习近平总书记去年考察北大荒时指示要‘大力推进农业机械化、智能化,给农业现代化插上科技的翅膀’。国务院出台的《关于加快推进农业机械化和农机装备产业转型升级的指导意见》(国发〔2018〕42 号),今年的中央1号文件,均为我国农业机械化的全程、全面、高质、高效发展提出了明确、具体的要求。”

 

多元方式处理利用农业废弃物

 

生产会产生废料,农业生产同样如此,不论是禽畜粪便,还是作物秸秆,都是农业废料。近年来,随着社会环保水平的提升,人们对生态发展的要求也逐渐提高。韩鲁佳从事农业废料处理与利用多年,她告诉记者,“伴随经济社会发展,环境政策趋严,食品质量安全要求提高,全社会对于农业废弃物处理与利用的关注度也越来越高。” 

 

农业废弃物究竟有多少?处置和利用的水平究竟如何?韩鲁佳告诉记者,“全国每年产生畜禽养殖粪污38亿吨,综合利用率不到60%;每年产生秸秆近9亿吨,未利用的约2亿吨;每年使用农膜200多万吨,当季回收率不足2/3”。

 

农业废弃物并非完全无用,它本身也有许多可利用的价值,韩鲁佳介绍,“农业废弃物弃则害,用则利。就地消纳、能量循环、综合利用是主线。大力推进畜禽粪污资源化利用,深入开展农膜治理,推进秸秆饲料化、肥料化、能源化、材料化、基料化‘五化’综合利用等均是当前科研、示范、推广以及农村生态环境治理的重要工作。”

 

不过,农业废弃物的处理并非人们想象的那么简单,韩鲁佳解释称,“这些农业废弃物数量巨大、来源分散、产季集中、组成复杂,具有特殊的复杂性,同时还受其它环境容纳等条件的限制。比如禽畜粪污资源化利用,除技术、工艺、设备本身外,还受养殖场周边土地消纳能力的限制。国外农业发达国家,养殖场设计选址,首先要考虑周边环境的影响以及周边土地粪污容纳率,前端做得好,后端污染治理就相对容易”。

 

多元化开展中非农业合作

 

韩鲁佳委员多年关注农业、农机和教育,作为全国政协中非友好小组成员,今年她的提案与促进中非农业合作高质量发展有关。

 

韩鲁佳介绍,农业是中非合作的传统领域。60年来,我国对非农业援助不断扩大,在援建农业技术项目、加强农业发展能力建设、对外派遣农业专家、开展人力资源培训和建设农业技术示范中心等方面均取得了一系列成果,为服务国家外交战略大局、推动非洲国家农业发展做出了积极贡献。“中非农业合作实践还面临诸如项目碎片化、可持续不足等突出问题,直接影响了中非合作项目的效益、影响力。”韩鲁佳说。她建议,“要强化顶层设计,将制定中非农业合作中长期战略规划放在优先位置,精准指导中非农业现代化合作的高质量发展;建立《中国-非洲农业合作》绿皮书制度,营造良好的国内外发展环境;要加强对非国别研究,为中非农业合作提供基础支撑;要实施强政府、强市场“双强”策略,采用政府主导援助与市场驱动合作相结合的方式,合力推进中非农业合作项目见实效。变单一技术输出为技术、政策与发展经验多元化输出。

 

新京报记者 周怀宗

编辑 唐峥 校对 李世辉 贾宁

全文
0字
您已阅读
%
打开APP阅读全文
相关专题

脱贫攻坚倒计时—大国三农

聚焦全国两会“三农”利好

相关推荐
天津昨日新增境外输入确诊病例1例
抗肺炎
北京六地区疫情风险等级降级,高风险地区仅剩1个
北京
一图速览丨7月6日北京疫情早报
抗肺炎
内蒙古巴彦淖尔市乌拉特中旗确诊一例鼠疫病例
时事
国家卫健委:昨日新增确诊病例4例 本土1例
抗肺炎
黑人说唱歌手侃爷宣布竞选总统,帮特朗普吸收黑人选票?
时事
北京石景山万达广场经封闭消杀后已符合经营条件
北京
《创3》第一!希林娜依·高:我给自己的定位就是全能型
娱乐
北京通报昨日新增病例详情:均为新发地市场销售人员
抗肺炎
北京昨日新增1例确诊病例 在丰台区
抗肺炎
去APP浏览更多内容
那些被工信部点名的问题APP,是怎么“伤害”了你?
北京通报5日新增病例详情:为果蔬便民连锁店促销员
在注册制加快推进之际,高效活跃的市场环境随之而来
面对阶段性行情 尚需对 “牛市论”谨慎观察